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刘茂业之柳叶轩(附图)
发表日期:2015-07-09 10:31:28


【书斋主人】刘茂业,谜号柳叶轩主。1963年10月出生于上海,经济师,公司管理人员。上世纪80年代初加盟上海南市区文化馆灯谜研究组后步入谜坛。曾任上海青年灯谜协会理事,现为上海职工灯谜协会常务副会长。2006年创办上海灯谜网(又名“海上谜谭”),并一直任主管。
1983年2月起,在《新民晚报》、《劳动报》、《今晚报》、《齐鲁晚报》、《东方早报》及《咬文嚼字》等诸多报刊上发表灯谜及谜文。1990年代中期开始,已陆续在《新民晚报》副刊“谜话”栏中刊发了数十篇灯谜谜话。曾任《中华谜海》、《古猗园灯谜雅集》等谜著的编委,另参与多部灯谜书刊的编写,著有《柳叶春灯录》。部分作品还入选《中华当代谜手佳作选》、《新时期灯谜佳作集》、《海内外灯谜精选》、《佳谜鉴赏辞典》、《现代灯谜精品集》、《中华灯谜年鉴》、《中华谜典》、《谜话》等公开出版书籍。
曾获上海“中秋赏月谜会佳谜奖、《知识窗》“神州猜谜手”、上海市职工诗联谜大联赛“状元”(第一名)、东方广播电台“迎新春灯谜擂台赛”冠军、“20世纪灯谜百佳”、首届“雁云灯谜作品奖”、蚶江“中华灯谜创作赛佳谜奖”、吉林日报“关东情,过大年”迎春灯谜大赛一等奖、石狮“两岸灯谜联猜·闽台沪苏灯谜笔猜”一等奖、“谜书收藏家”等荣誉。历年参加过在苏州、南通、天津、安阳、哈尔滨、常熟、绵山、石狮、平望等多地举办的谜会。在沪上各文化宫(馆)、居民社区、高等学府、旅游景区、大型企业主讲灯谜课程和主持谜会数百场。
 2014年11月2日,上海《东方早报》“海上书房”整版以《书里来,谜里去》为题,并配发多图,介绍其藏书与从谜的事迹。
【斋名缘由】
乱帙春灯柳叶轩

刘茂业

我与书的结缘,大概可说是拜以下三方面因素所赐。
“文革”结束不久后的1978年春,暌违国人已久的一大批中外优秀图书解禁出版,尚在九江中学(坐落于沪上九江路)念初中的我,也懵懵懂懂地跟着大哥大姐们,去仅离学校一步之遥的当时“远东第一大书店”——上海南京东路新华书店,排队买世界名著。这是新时期第一波读书热潮,我恰逢其时,倏然能见到如此多的好书,还真有点高尔基名言所说的那样,像饥饿的人看见了面包。这对我一生爱好的影响是巨大的。是谓天时。
从出生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的30多个寒暑,我一直居住在毗邻山东中路、福州路的一条老街上。这两条路旧上海分别叫望平街和四马路,近代中国文化史上,这一带曾是我国新闻报刊和图书出版业的中心,解放后,这里也是书店林立,文化氛围浓厚。也许,冥冥之中已受此熏陶,即便我的孩提时代还处在“文革”中后期,就生发爱购书、看书的情结,从沪人所称的“小书”(即连环画)、各类小说,到成人后的各种文史百科杂书,莫不如此。是谓地利。
我的爱阅读和藏书,也是受父母亲和长兄的潜移默化,自我懂事起,就常常看见他们手不释卷,对书刊的好奇和对阅读的模仿就此开始。从读书时代直至在工作单位,我认识了众多爱好读书的师友。1980年代初迷恋上灯谜后,读书、猜谜两大爱好陪伴我左右。在谜坛,我更是得到不少良师的相助,略举数例:沪上灯谜前辈陈振鹏、陈以鸿等常对我灯谜创作勖勉有加。灯谜大家江更生更可谓是我的“贵人”,他不仅引领我走上谜途,作为出版人、藏书家,他不时从“专业”角度,指导我看书学习,多年来聆听其谆谆教诲,受益终身。几年前,国内的谜书收藏家成立“谜书收藏联谊会QQ群”等,我附骥尾,也常有幸学习到刘二安、赵首成、章镳、熊辉、胡文明、黄全来等许多谜家的庋藏探谜心得,获益匪浅。另外,有“文坛刀客”之称的山西著名作家韩石山,也曾鼓励我走灯谜研究之路,他亲笔给我题词:“小的研究,万不可以小而忽视之,下大力气,有大境界,必会有大成果”,令我没齿难忘。最后,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点,长期以来,我可以心无旁骛的看书、玩谜,用知堂老人的话说,人生中能“有一点无用的游戏与享乐”,更离不开家庭的“宽容”,太太对我无用的爱好,向来是不遗余力地支持,借此机会,也向她表示感谢。凡此种种,是谓人和。
再说说书斋的由来。
从小就喜欢收藏连环画和少儿读物,成人后更是不断购买各种书刊。因为猜制灯谜,那些对充电非常有帮助的工具书,一度是我首选。记得工作刚领工资没多久,我就设法买来《辞海》缩印本,而那时此书绝对是紧俏商品,因新人凭结婚证书才能购买,还被列入沪上文化新闻来报道。日积月累,书籍越来越多,斗室容纳不下了,老式大厨的多层隔板都被书压歪了,我就弄来三角铁和几块木板,在墙壁空处打上洞,搭了几层“书架”,才勉强使那些书有了居处。
后来搬进了公房,想到添置的第一件物件就是书橱。现如今,书刊与日俱增,粗略统计,已有文史百科书类一千余册,灯谜、谜语书刊四、五千册,虽然并无什么善本、孤本,不过是些杂书乱帙。从多年前的一个到如今的多个,我的书橱早已“爆仓”,甚至还“假公济私”借公司办公室存放。当下,申城居大不易,愚钝如我者,恰似刘德华歌中所唱的是“出生在陆零年代”的笨小孩,并无经济头脑和金融意识,想要购置新房无异于天方夜谭。蒙家人“慷慨”,在逼仄的居室中辟出一隅之地,容我充作书房,我也就附庸风雅,以姓名的谐音,命名为“柳叶轩”。我的书房我做主,坐拥其间,无钱也可任性一把,浏览书报,猜制灯谜,涂鸦谜文,编写谜刊,不说慰藉心灵,却亦滋润人生矣。去年,承蒙德高望重的陈以鸿先生厚爱,不吝为区区书房题名,耄耋老者精心挥毫的铁线篆法书,令寒舍书香味陡增,光彩无限。

【斋名题写】陈以鸿(翻译家,诗人,联谜名家,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上海职工灯谜协会顾问)



(原刊《谜也者》2015年第1期)
阅读次数:1785
佳谜评析
南翔灯谜赛散记
海上猜谜记
南翔杯小记
战上海
场外笔猜记
射谜南翔镇,情迷长三角
上海“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赛题赏析两篇
期待下一次“海风”吹起的时候
含英咀华谜南翔
坎坷笔猜路(二)
“南翔杯”灯谜邀请赛有感
谜评一则
佳谜简评
谜•缘
饶有趣味的“叠字灯谜”
犍为方言佳谜赏析一则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项行)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刘茂业)
不知所终的《逸兴斋谜语选粹》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