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江更生先生吴江风雨来(附:钱海岳与《南明史》)
发表日期:2015-07-13 11:04:50
殷秀红

一早醒,见醉老微信发消息,苏州火车站恭迎江更生来吴江举办讲座,那是吴江民间文艺家协会樊主席策划已久的计划。不凑巧,“灿鸿” 台风侵入,然江先生风雨兼程铁定来了吴江。
听说上午他们聚秋海一堂画廊相商”薛凤昌杯”大运河全国谜赛,参加者有主评委:江更生、陈桂声、黄镇伟、陈志强,组委会樊秋华、露 兵(网名醉老)、宋国荣、龚海波和前文联主席俞前等人,薛杯谜赛有序地进入倒计时。
下午十二时半,著名谜家江更生讲灯谜在湖滨华城社区服务中心隆重拉开序幕。我从黎里赶松陵,讲座已开始。一下出租车,见醉老站在风 中,手持手机在忙着发微信。他说里面信号不好,要马上把讲座的消息发布出去,我知道这是醉老的一贯作风。
入长廊,100条原创灯谜条扑面而来,我去得晚,已无暇顾及,匆匆步入会议大厅,江老师已在台上侃侃而谈。他用普通话夹沪语,轮番讲 述,场面生动有趣。从谜语在吴江的起源说起,说顾野王,谈民国第一谜话《邃汉斋谜话》作者吴江薛凤昌及国学雅士金松岑,探讨吴江灯 谜现状和发展。他说,吴江一直以来致力于灯谜文化,做了大量工作,值得大家颂扬。这是江老师的开场白。
然后,江老师结合他熟稔海派灯谜进行漫谈。指海派灯谜讲究的是知趣,这一大特性。何谓“知”,他举了小时候的一桩猜谜趣事。说有一 次来到文化宫猜谜,看到一把古壶,画有一位仕女,要猜一成语。那时好奇,喜欢猜谜,不太懂,就矇,居然言中,猜到“一壶千金”四字 成语。一位老先生就问他,为何这样猜?一时竟摸不到头脑,老先生说如真正理解猜到,古壶就归他。何奈他那时读书少,请教他人又不懂 ,直到读高中,江老师有了词典工具书,才查到“一壶千金”成语的来由和原意,方迎刃而解。
说到此,江老师告诉大家,谜,不仅仅是被人猜的梅梅子,玩玩的。而是从猜谜的过程中获取文化知识的一种手段,开阔眼界的一扇大门, 从中汲取博大精深的传统文化知识,同时获得乐趣。
尔后,江老师从一个“壶”字上说开去。他说壶是一个通假字,通“葫”,我们有一个成语称“悬壶济世”,壶指的就是是药葫。以前医生 开诊,家门口都会高高挂起一只葫芦,后来成了医生的代称,有了“悬壶济世”成语,延续至今。
“趣”,海派灯谜提倡的是雅俗共赏。让人猜了,会心一笑后有回味,为大多数百姓所接受。江老师边讲述边穿插猜谜,气氛热烈,踊跃, 接连出了好几个灯谜。车轮坏了还在开.打一音乐品种,摇滚,非常形象。谦虚妈妈,猜泊人人物一,底:孙二娘,利用到了通假字知识。那 谜语,由吴江谜王倪政俞小朋友率先抢猜到。同样是知趣灯谜,英国警察,打一字,印,吴江蒋主任猜出,动用了外文知识点。江老师看现 场气氛热烈,又根据近期股市行情出了灯谜,关公左右无弱将,老将陈志强老师出马,强行平仓,一言破解。
江老师激动地说,今天这样的台风,大家聚集一堂,听他老汉讲灯谜,心情难以平静。在来时的火车上,他灵机一动制了一条灯谜,老汉苏 州多虎友,猜气象描述话,冠地名。吴江谜王赛的虎将徐老师很出彩,以“吴江有风雨”揭底。会场雷声震动,报以热烈的掌声。外面尽管 风雨交加,场内依然热情高涨。寓教于乐,其乐融融。
江老师讲座结束,大家兴致使然,似不尽兴,部分老师移步鲈乡山庄聚谈。江老师不顾疲劳,如遇久别重逢的朋友,有说不完的谜话和谈不 完的旧事,细数道来。从人的称呼旧称,谈到什么是谜的好坏区分。他假设画二个圈,一个是谜面,一个是谜底,如两者之间越相似叠加, 那不是好谜,如名词解释,直解了,毫无意义,失去了猜谜的本性。谜,讲究的就是别解。两者之间相差越远,无交集,就越有趣味,那就 是好谜。听得江老师言,顿觉豁然开朗。
江老师分析说,现大多数谜家,正面临着瓶颈,说实话好谜不多。尽管费思量,绞尽脑汁,往往还是落了俗套。归根结底少读书,肚里墨水 多了,自然有了底气和底蕴,方胸有成竹,能制好谜,好出彩。
灯谜贵在构思新。一个好谜,是融合现代元素,时政新闻,人文历史等等。你运用传统灯谜法,综合利用好资源,才能制得令人耳目一新, 紧跟时代节奏的好谜。
江老师说,初学谜者,建议从会意谜入手,这样拆字谜,离合谜等都能融会贯通,一解百解了。
江老师,年已古稀,精神矍铄。风趣幽默,灯谜长青。据称前不久,本是有地方约请他去录制节目,正好受邀吴江灯谜讲座 ,他忍痛割爱,为此行吴江灯谜讲座做了充分的准备。精心准备谜条,并自备签名书作奖品,实为珍贵。单枪匹马,不顾风雨,一人从沪抵 吴,为全场谜友所感动。吴江资深谜友蒋主任更是激动万分,他说江老师当初的一本《灯谜万花筒》,是他学谜的启蒙书,江老师是他未曾 谋面的启蒙老师。两人今日得以相见,显得格外欣喜。会后,蒋主任将他珍藏二十多年的谜书请江老师签名留念。没想到,两人还都是老戏 迷,有着“京评梅”雅号(江老师自称喜京剧、评弹、猜梅梅子,简称“京评梅”。笔者注)江老师说,那天晚上两人谈皮黄到深夜,真是巴山话雨情谊长。
江老师从事出版工作,因自己的兴趣爱好,相继出版了适合小学生学谜的《看图猜灯谜》等四本灯谜普及书,大部头有《中国灯谜辞典》、 《现代灯谜精品集》、《中华谜海》等工具书,深受广大灯谜爱好者的欢迎,为他们点亮了一盏明灯。可以说,很多谜友是看着江老师的谜 书长大的而日趋成熟的。
他不仅自己出版谜书普及,且帮助历史学家出版巨著。2011年5月,在江老师推荐下,无锡籍史学家钱海岳凝聚35年心血编撰而成纪传体著作 《南明史》在埋没40年后,终于得以正式出版,巨著共14册、120卷、350万字。1944年,钱海岳完成《南明史》100卷初稿时,曾得到柳亚 子、顾颉刚、齐燕铭等史学大家的赞扬和肯定。此稿的顺利出版,无疑是填补了南明史研究空白,同时也完成了柳亚子的未尽事业对南明史 的研究。据称,江老师为钱先生的出版物撰写了评论,并发表《新民晚报》。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由此可见,江老师是一位重文,古道热 心肠之人。江老师说,家中常有谜友来谈谜话,说谜事,很高兴与他们成了忘年交。如今,虎友满天下呵。我衷心希望江老师常来鲈乡走走 ,我们可聆听受教,我为能成为江老师的真正虎友而深感幸事。


通讯地址:苏州市吴江区黎里镇柳亚子纪念馆  邮编:215212

附:
钱海岳与《南明史》
江更生
据说,史学山斗顾颉刚先生在负责标点的《二十四史》完成后,曾进言有关领导,有三部与之配套的书最好也出版,一部是孟森的《明元清系通纪》,一部是吴燕绍《清代蒙藏回汇典》,还有一部就是钱海岳耗了几十年心血,以一己之力完成的一百二十卷凡三百馀万字的《南明史》。
自明代崇祯十七年(1644)思宗自缢,亡国后,残馀力量南渡,各拥近支宗室为帝,复有南京福王所建的弘光朝,继而福州唐王所建隆武朝及肇庆桂王所建的永历朝,史家称为“三朝”,加上绍兴监国鲁王政权以及仍奉永历年号的郑成功辖区,直至永历三十七年,也即康熙二十二年(1683)郑成功之孙克塽降清,首尾算来正好四十年的光景,世称这段“后明代”时期为“南明”。由于清朝不承认这些南明政权,官修的《明史》忌讳之至,诸人事迹不为纪传,加上屡兴“文字狱”,南明历史已被视作“禁区”,致使“三朝史料及诗文有涉者,荡然无存”。及至辛亥革命前后,才有史家出于表彰民族气节的需要,亟力搜求南明史料,兴起了探索南明信史的高潮。到了上世纪30年代初,日寇侵华,东北沦陷,民族危亡,当时情状似与南明政局相仿,于是史学界又重燃研究南明的热情,冀图从中汲取历史教训,找出救亡之道。如朱希祖、柳亚子、谢国桢等均有意撰述南明史乘,惜乎囿于种种原因,他们都未写成。最后,让这位无锡奇才钱海岳花了14个春秋,于1944年完成,填补了二十五史中的空白。
钱海岳,字腾英,生于1901年农历9月25日,卒于公历1968年1月14日,江苏无锡人。父亲钱麟书,又名麟洲,字史才,一字子才,光绪举人,曾任安徽绩溪知县及颍州府通判等职,著有《麟洲全集》和《山海经注》等。海岳自幼秉承家学,十几岁就以擅写骈体文名噪乡里。在《海岳游记》的《自叙》里我们可以窥见其颇为自负的少时读书的经历和志向:“予少有大志,束修以来,欲尽读天下奇书,交天下奇士,建天下奇功业。四岁识字,七岁为诗文,九岁卒九经,十六极诸史,泛滥百家,兼及鞮译象寄(翻译少数民族语言或外国文字之意)。”早岁毕业于北京朝阳大学政经科。后南下广州,参加北伐,曾任国民政府陆军署少将衔秘书。抗日军兴,随国民政府西迁,任开国文献馆专门委员、新疆女子学院院长兼中文系教授,并应宋希濂(时任新疆警备司令)之邀,为其高级将领讲授《资治通鉴》等。还曾任过无锡国专教授,解放后,国专更名无锡中国文学院,任教务长,还被南京大学郭影秋校长聘为历史系教授,生前为江苏省政协委员。一生著述丰赡,除《南明史》外,尚有《哀蝉落叶集》、《海岳文编》、《海岳游记》、《能史阁文集》、《涣花楼诗集》、《明清故宫词》、《重修清史商榷》、《吴越国故迹考》、《禹迹考》、《订补历代州域形势》等。
钱海岳的尊翁麟书曾受聘协修清史,正体例。他随从侍父在京,因而得以向清史馆中的冯煦(蒿庵)、柯绍忞(凤孙)、缪荃荪(筱珊)、吴士鉴(炯斋)、陈伯陶(永焘)诸父执请益,众老鼓励他对南明史事“网罗放失,整齐旧闻”,写成专史,并殷殷勖勉道:“此名山业也,子其念哉!”钱氏受此启发,立下专治南明史之志。从此广罗南明史料,或购或抄,至1931年,已历时二十馀年,积贮了十馀箱材料,这才开始了他的“名山业”,撰写南明史,一直写到1944年,方始完成100卷的《南明史》初稿。稔友袁先寿兄,为钱海岳先生次婿,承他见告,乃岳在抗战时的重庆,日机经常空袭,他每次均弃他物不顾,但抱史稿进入防空洞,须臾不离,简直视史稿为第二生命。另外,钱在撰写史稿时,饕蚊锥人,专备两口储水坛子,把双脚浸于坛中以避蚊扰,其治史的艰辛可见一斑。稿成以后,柳亚子专程于1950年赴锡拜访作者,向其借阅《南明史》稿本,回京后抄录了一份。此100卷本的抄稿在柳亚子逝世后,由其夫人赠送给齐燕铭,齐又转赠中华书局收藏。尔后,钱海岳又孜孜不倦埋头于史稿的修订工作,数十年如一日,终于将原来的100卷增补至120卷,这是一部“讲求义法”,包括本纪、志、表、列传四大部分的纪传体史书,传主近二万人之多。也多亏了钱氏家人多方努力和顾颉刚先生的鼎力推荐,顾先生曾在《整理国书计划书》里推崇道:“钱海岳独竭数十年的精力,编成纪传体的《南明史》百数十卷,足备一代文献。”才使得这部14册的皇皇巨著,能于今天由中华书局印行,得以与读者见面,真乃史学界的大幸,读书界的大幸,也是含冤业已昭雪的钱海岳先生的大幸。
(原载《新民晚报·夜光杯》)
阅读次数:1818
佳谜评析
南翔灯谜赛散记
海上猜谜记
南翔杯小记
战上海
场外笔猜记
射谜南翔镇,情迷长三角
上海“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赛题赏析两篇
期待下一次“海风”吹起的时候
含英咀华谜南翔
坎坷笔猜路(二)
“南翔杯”灯谜邀请赛有感
谜评一则
佳谜简评
谜•缘
饶有趣味的“叠字灯谜”
犍为方言佳谜赏析一则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项行)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刘茂业)
不知所终的《逸兴斋谜语选粹》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