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1日
星期日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朋友圈”里猜画谜
发表日期:2015-11-02 15:01:49
江更生

大约在两个多月前,拜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现代技术之赐,我心血来潮,在微信的“朋友圈”里,用图画作为谜面,让众位爱谜朋友进行猜射,居然受到了各位的谬许。他们被我吊起了猜图画灯谜的胃口。于是,有的朋友建议我利用视觉形象,主持“手机谜擂”,专以画谜让大家一乐。推辞不过,遂以《江老汉的<每日一谜>》的名目设一谜栏,排日出谜,次日揭晓谜底。猜者可以私聊方式发来试猜谜底,由我逐一答复,虽说忙了点,但甚为来劲,谁教我是一个钟爱文虎的“谜痴”呢。

  朋友中有一些初涉谜场的生手,为了能让他们也能领略到猜谜的欢趣,我便有意识地出一些较浅显的画谜。例如择取一张摄有各种辣椒(有红有绿,有尖有圆),要求猜一个安徽地名,结果被多人射中,原来谜底是古典小说《儒林外史》作者吴敬梓的故乡“全椒”(注:别解为“全是辣椒”)。又如我用一张印泥与墨锭的拼图作谜面,打外国文学名著《红与黑》,几乎无人不中。慢慢的,由简单向复杂过渡,试着采用一个画面去猜两个内容,如用三匹站着的良驹和众多奶牛的拼图,打两位相声名家“马三立、牛群“。还曾用两本工具书(《评弹小词典》和《京剧小词典》)的书影,打鲁迅名著二:《两地书》、《南腔北调集》(注:评弹,发源于苏州;京剧,诞生于北京,故扣),令人可喜的是,猜中者已不在少数。

  两个多月下来,“朋友圈”里猜画谜的人越来越多,有本市的,有外地的,更有美国的,新加坡的灯谜朋友,真称得上少长咸集,群“好”毕至。制作画谜,成了我每天的必修功课,老伴见状也来帮忙。她为我准备手机拍照的道具,在水果店淘来了两只“迷你”型小西瓜,供我手机拍照,制成了可打一个“瓢”字的画谜,谜底隐示“二小西瓜”之意。她还特地准备了一盆剥去壳的虾肉,让我摄成图照以作谜题,猜射一句成语,谜底为“一视同仁”(注:别解为“一看上去全是相同的虾仁”)。女儿闻讯还特向我传授下载拼图软件技术以及操作方法,使我制起画谜来更加得心应手了。

  随着画谜难度的增加,我还采取“友情提示”的方法,启发猜者,助他们抽丝剥茧、顺藤摸瓜,从而叩开谜底之门,例如有一幅挺拔的枫叶图,要求猜两位革命先烈的名字,提示语这样写着:前者为上海工运领袖,后者为我军将领,很快纷纷报上了谜底,他们是“顾正红、叶挺”(注:须读作“顾/正/红叶/挺”,别解为“看上去正是红叶挺拔着”)。又如我将涂鸦之作,一张临摹《芥子园画谱》中老树的图画为谜面,特意落款为“江老汉涂于上海,乙未夏日”等字样。要求猜一个亚洲地名,提示语作“请看清落款中的作者及上海等文字”,暗示此谜当用上海方言去解:江老汉,即我,沪语作“阿拉”,这是幅树木之图,所以谜底为“阿拉木图”。猜出的朋友都说不佞的提示很及时。其实,制谜者的谜让人猜不出,不是好事,适当提示,让其寻迹射中,也不失为一件美事。

  在大家的支持和鼓励下,我愿将这个既娱人又自娱的《江老汉的<每日一谜>》进行下去,让越来越多的人欢喜上灯谜,而我呢,每日有事好干,天天做头脑体操,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呢。
 (以上原载2015年11月2日《新民晚报》)
来源:http://xinmin.news365.com.cn/ygb/201511/t20151102_2276463.html

阅读次数:2393
海上“萍社五虎将”(附图)
灯节话灯谜(附图)
古猗谜芽绽南翔
谢庚三和《述心虎笺》(附图)
路转松林多虎迹(附图)
《华国月刊》中的灯谜(附图)
俞樾和灯谜趣话(附图)
《灯影之虎》十年赞
乐射春灯贺“宫庆”(附图)
“谜”途不知返(附图)
舌尖上的灯谜(附图)
《滑稽时报》上的灯谜(附图)
罕见的河南谜书《谜学一脔》(附图)
北平射虎社谜家彭作桢(附图)
第三届“双第杯”灯谜作品评析
上官云珠之父与灯谜(附图)
姑苏灯谜拾遗一则(附图)
一谜双猜全算中(附图)
春风十里入心间
宅家注释忆往事(十)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