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4月11日
星期日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锄经书舍零墨》里的灯谜及其他(附图)
发表日期:2015-11-26 12:14:32
刘茂业

清朝笔记《锄经书舍零墨》,作者黄协埙(1851~1924),字式权,原名本铨,号梦畹,别署鹤窠树人、海上梦畹生、畹香留梦室主等,南汇(今属上海浦东)人。他早年就博学工诗词,尤长于骈体文写作。清光绪十年(1884)进入《申报》馆工作,光绪二十年(1894)起任《申报》总主笔多年。著有《鹤巢村人初稿》、《粉墨丛谈》、《凇南梦影录》、《沪事谈屑》、《黄梦畹诗抄》等,参与续修《南汇县志》。

 

《锄经书舍零墨》为巾箱本,一册四卷,由上海进步书局印行,从书中序言里的落款日期——光绪戊寅年(1878)推测,此书当出刊于清末。书前有提要介绍:“是书为上海黄氏式权所著,黄君以博洽称,主《申报》笔政有年。所交尽当代俊杰,遗闻轶事,辑录宏多,诗词一门尤所擅场,论述娓娓,具有根据,非近日之口头禅可比。”全书记述灯谜的文章有两篇,即卷一中的《灯谜》和卷二中的《灯谜集唐诗》,下面略作介绍。
 (一)
《灯谜》云:“壬申初冬,集诸同人为文虎之戏,一时所作颇众,今就其记忆者录之,亦不知何者为予作,何者为同人所作也。”这里描写了壬申年(1872)作者与同人的一次文虎游戏,可知黄协埙不仅爱好灯谜,且也是善作灯谜之人。文中共辑录谜作31则,不标谜目。兹举几例:
1、“东宫”(打《论语•子罕第九》句)“君子居之”。“东宫”为太子所居之宫,“君子”别解成“君王的儿子”。
2、“八骏日行三万里”(打衙役称谓)“马快”。谜面借用唐李商隐《瑶池》中诗句,谜底原指衙门里侦缉逮捕罪犯的差役,现别解作“骏马飞快”。
3、“羊伸跪乳情”(打《论语集注》句)“未足为孝也”,谜面出自清朝《小学诗》。《博物学》说:羊性最孝,当吮乳时,两膝跪于母前。而古人认为,小羊为报达养育之恩,在父母年老体弱行动不便时,跪下来用乳汁喂养父母。因此这成了著名的孝顺故事。谜底中“未”解释为“羊”(干支“未”与生肖中的“羊”相对应)。
4、“趋而辟之”(打俗语)“不要面孔”。谜面出自《论语•微子》,意思说孔子想同楚国的狂人接舆交谈,对方却赶快避开(“辟”同“避”)。谜底“不要面孔”原为“丢脸”的意思,谜中“面”由名词转为动词“面见”,“孔”借代为“孔子”。这条谜已颇有后来的“海派灯谜”韵味了。
5、“奏章”(打鸟名)“告天子”。谜面是指向皇帝奏事的本章,谜底即云雀,别解为“奏告天子”。
6、“宀”(打《论语•阳货》句)“于女安乎”。这是条增损离合体谜,“宀”加上了“女”字,就成为“安”字,简洁明了。
7、瞽瞍(打《礼记正义•卷三十一》句)“有虞氏之尊也”。谜面是上古五帝之一舜帝的父亲,舜帝又称虞舜,其国号为“有虞”,谜底“尊”可视作对别人父亲的敬称。
8、“萧鸾衣衮龙袍”(打《中庸》句)“齐明盛服”。萧鸾,即南朝第五任皇帝齐明帝,谜底本意为“斋(‘齐’通‘斋’)戒净心,穿戴齐整”,谜中以“齐明帝盛装(着龙袍)”之意切面。
9、“乌龟蛋”(打《左传•庄公二十二年》句)“蔡出也”。谜底原意是“蔡女所生”,而“蔡”的本义之一是占卜用的大龟,故扣,此谜令人发噱。
10、“失街亭反责王平”(打《论语•乡党》句)“不问马”。此谜用《三国演义》故事反面会意,马谡和王平都是蜀将,但“失街亭”是参军马谡刚愎自用所致,如指责王平,就是不问罪于马谡,所以可猜“不问马”。
(二)
《灯谜集唐诗》云:“商灯之戏,肇自五代,嗣是廋词隐语,斗角钩心,更觉无奇不有。近见缕馨仙史所撰谜语三十二则,词则托之于诗,情则寄之于艳,句则集之于唐,挨次续之,恰合七律四章,斯亦奇矣。”
这里辑录了缕馨仙史创作的四首谜面为七律诗的32条灯谜。缕馨仙史,即晚清报人蔡尔康(1852一1921),嘉定南翔人。曾涉足《申报》、《字林沪报》、《新闻报》、《万国公报》四大报,自撰、翻译及经手刊文不下千万言,曾一度被誉为“上海华文报业中的最佳作家”。可惜,蔡的这些灯谜只有谜面和谜目,没有揭晓谜底。在此,请允许我当个文抄公,将谜作摘录于后,对此有兴趣的谜友或可弯弓一射:
“锦帷鸳被宿香浓(古人名),漫束罗裙半露胸(药名),佳句丽偷红菡萏(昆戏名),麝薰微度绣芙蓉(用物),玉钗斜插云鬓重(曲牌名),倦枕徐欹宝髻松(俗语),应笑楚襄仙分薄(《左传》一句),阳台云雨过无踪(食物)。
“纤腰缓约步金莲(词牌名),艳粉红脂映宝钿(美人名),残烛依依香袅袅(《诗经》二句),星河耿耿夜绵绵(《诗经》二句),觉来依旧三更月(昆戏名),醉后何妨一榻眠(《西厢》曲一句),不为旁人羞不起(《琵琶曲》一句),美人常抱在胸前(用物)。
“秋千打困解罗裙(《长生殿》曲一句),撩乱心情最是君(《左传》一句),脸似英蓉胸似玉(《聊斋》女子名),眼如秋水鬓如云(《红楼梦》女子名),兰缸尚惜连明在(《礼记》一句),绣被应羞彻夜薰(古人名),曾向楚台和雨看(词牌名),花衫对午凤凰纹(草名)。
“东邻美女实名倡(戏名),未解知羞最爱狂(鸟名)。莫道风流无宋玉(古文一句),也知情愿嫁王昌(用物),映花避月遥相送(《四书》一句),蝶醉蜂痴一簇香(《牡丹亭》曲一句),斜汉没时人不见(宋诗一句),往来曾约郁金床(书名)。”
 (三)
早在清末民初,江苏常熟谜家徐兆玮就将前人笔记中有关灯谜的著述汇编过一本著名的谜籍——《文虎琐谈》。该书辑录了从宋朝苏轼《仇池笔记》起,一直到清朝郑永禧的《竹隐庐随笔》,达34笔记种之多,“资料甚为丰富,足资谜学研究者参考。由此,亦可窥见徐氏对谜学用功之勤”(见《中华谜书集成》第1888页)。
笔者业余好读闲书,也喜欢批览一些旧时笔记。古时称散文为笔,与韵文相对时,有笔记之称。而笔记又指一种以随笔记录为主的著作体裁。内容大都为见闻,辨名物,释古语,述史事,写情景。其异名则有随笔、笔谈、杂识、札记等。已故古典文学专家刘叶秋先生在《历代笔记概述》中还把笔记分为三大类:小说故事类、历史琐闻类和考据辨证类。可以说笔记的内容包罗万象,无所不容。若从魏晋南北朝算起,直至民国,笔记不下有数千种之多,具有极高的史料价值,是一笔巨大的文化遗产。笔者发现,散落在浩瀚笔记中的谜史资料、谜语古籍也真不少,不乏《文虎琐谈》遗漏的或者是在其成书以后新出现的笔记。对谜坛而言,这里是大可待开采的搜寻历代谜籍、研究古代谜史的“金矿”。因此,笔者虽然不才,读书更不多,近年来,却也不揣浅陋,陆续撰写了《〈仕隐斋涉笔〉灯谜略谈》、《〈蛰存斋笔记〉话灯谜》、《〈淞云闲话〉里的谜话》、《〈南楼随笔〉中的文虎》等等,刊发在《新民晚报•夜光杯》中的“谜话”专栏,以及《中华谜艺》、《谜也者》、《文虎摘锦》等谜刊上,以期抛砖引玉,引起大家对“笔记里的灯谜”的关注。现在这篇介绍《锄经书舍零墨》灯谜的随笔,主题同样一以贯之。新世纪以来,谜坛涌现出一批谜书收藏家,他们以弘扬谜学,促进灯谜传承与发展为己任,殚精竭虑,不遗余力,精心收藏、保护中华古代谜书,抢救灯谜遗产,卓有成效。我希冀有更多的谜书收藏家、灯谜研究者甚至古籍爱好者,加入到在古旧笔记中“搜集谜书”的行列中来,或许,再编一本《文虎琐谈续》也并非奢谈。
2015年第二届中华灯谜文化节举办《灯谜书刊研究与收藏》专题征文,我以为此举对灯谜的发展功莫大矣。承蒙主办者不弃,嘱我亦写上一篇,惜乎“卑之无甚高论”,谨以上述拙文充数。笔力不逮,尚祈海内外方家宽宥赐教。
(原载《谜苑书香》)
阅读次数:2465
海上“萍社五虎将”(附图)
灯节话灯谜(附图)
古猗谜芽绽南翔
谢庚三和《述心虎笺》(附图)
路转松林多虎迹(附图)
《华国月刊》中的灯谜(附图)
俞樾和灯谜趣话(附图)
《灯影之虎》十年赞
乐射春灯贺“宫庆”(附图)
“谜”途不知返(附图)
舌尖上的灯谜(附图)
《滑稽时报》上的灯谜(附图)
罕见的河南谜书《谜学一脔》(附图)
北平射虎社谜家彭作桢(附图)
第三届“双第杯”灯谜作品评析
上官云珠之父与灯谜(附图)
姑苏灯谜拾遗一则(附图)
一谜双猜全算中(附图)
春风十里入心间
宅家注释忆往事(十)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