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16日
星期二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关于“萍社”的创立时间
发表日期:2017-09-26 12:00:33
刘茂业



三十多年前开始玩谜后不久,便从申城老一辈谜人处获悉,清末民初沪上诞生过一个名为“萍社”(取谜人“萍水相逢”之意)的著名灯谜组织,加盟者多为当时新闻界、教育界、文艺界人士,个中还有五位谜家尤擅猜制,被誉为“萍社五虎将”,等等。我很为上海谜坛有过这段历史而骄傲,因此也格外关注与“萍社”相关的文字和资料。

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由国内灯谜名家主编的几部灯谜工具书相继问世,这些书中介绍“萍社”,咸称其创立于1912年。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的《中华谜语大辞典》(甚至包括后来大连理工大学重新再版的《中华谜典》),更是在“近现代谜著•谜刊”、“近现代谜社”、近现代谜家•谜人”三个不同条目中,对涉及到“萍社”诞生的日期,分别给出了1907、1912和1916年三种说法,让人莫衷一是。老谜家袁先寿为此还撰写过一篇《萍社成立日期考》(见《浦东谜刊》1992年第36期)的谜文,对这三个年份自圆其说,进行了一番归纳。后来诸多出版物,如1997年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中华谜书集成》,1999年上海文化出版社出版的《上海群众文化志》等,或云“1907年”,或云“1912年”,似乎并无定论。

2002年孔夫子旧书网上线,我从中觅得心仪已久的民国初版本《春谜大观》。这是一本“萍社”谜家的谜作汇辑本,在“海派灯谜”的形成和发展过程中有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是书主编为曾加入过“南社”的王均卿,民国六年(1917)由上海进步书局印行。在书前的《序》中谈到“萍社”的活动,有这么两句话:“创立萍社,八载于兹”。虽然这篇序落款仅题“新旧废物”(即王均卿),而不曾写日期,但据其出版的时间可以推算,萍社创立已有八年,换言之,应创立于1909年。王均卿有“海上虎头”之誉,不仅是“萍社”的亲历者,而且为“萍社”的领袖人物,他的话是完全可以采信的。虽然疑虑重重,但我以为这只能算是孤证,就暂且存疑。

今年初,读到扬州顾斌撰写的《父子谜家杨恩寿、杨逢辰》,文中抄录有上海《大同报》1913年第19卷第20期所刊载的杨逢辰谜作,名为《萍社第五周纪念会廋词汇录》。“萍社”第五周即第五周年的省称,此组廋词杨氏以《水调歌头》一阙为面,叙述他五年来参加“萍社”雅集之乐事,其中有“始己酉,至此日,五端阳”,言之凿凿。所以顾斌先生认为“从以上信息可以得知萍社的成立时间在己酉年(1909)当确切无疑”。另外,顾斌先生还考证出:1913年6月8日《申报》载《介绍文虎》:“萍社成立已四周岁,今年端午日午后三时至八时,特在三马路小花园西首嘉荣社会悬文虎,有射虎癖者可往一试”,云云。

这是两份有力的书证,据此和上述《春谜大观》王均卿之序互参并观,足以证明,“萍社”应创立于1909年端午节,这个结论可以定谳矣。埋在我心头多年的疑惑,亦最终得以解开了。

那么,先前的灯谜词典何以会将“萍社”的成立日期定格于1912年?再重新查阅《中华谜书集成》第三册,以及我后来购得的台湾文光出版社1969年翻印本等多种《春谜大观》,顿时恍然大悟。原来,《春谜大观》颇为畅销,至民国二十四年(1935)已出版到第十版。谜家们依据的不是民国六年初版本,刊于民国九年(1920)第四版以后的序其实和民国六年的初版本并无二致,“创立萍社,八载于兹”之说依旧赫然在目。但或许是因为书局要制造出一个给读者“新鲜出炉”的噱头,在从民国九年起的再版序言落款上,硬生生地添加了“民国九年重三日,吴兴王文濡(也即王均卿)序于沪北望古遥集楼”。这一笔,对书商来说可能是“妙笔生花”,但对后人来说纯属“画蛇添足”。当代谜史研究者们只是以后面的版本说事,一不小心就将日期误判了。“萍社”创立时间考证之相差三年,原因盖在于斯。
(以上原刊《灯谜文史杂志》2017年第3期)

阅读次数:536
“老年节”灯谜——《咬文嚼字》谜文选续二十八
“量词”助谜添情趣(附图)
揽入人名谜趣增(下)
同娱盛夏“大家猜”(附图)
揽入人名谜趣增(上)
新加坡的灯谜——《咬文嚼字》谜文选续二十七
海上谜谭雅集感赋
《逍遥经》灯谜录隽(附图)
郑逸梅耽好灯谜——《咬文嚼字》谜文选续二十六
“方位”灯谜纵横谈(下)
《春谜大观》一百年
谜刊《文虎》谈(附图)
张之洞猜谜制谜——《咬文嚼字》谜文选续二十五
“方位”灯谜纵横谈(上)
借得人名增谜趣(附图)
《萍社同人灯谜笺注》序
含有“数字”的灯谜(下)
诗情谜趣话鸡犬
《唐祝文周四杰传》中的灯谜——《咬文嚼字》谜文选续二十四
隐示“方位”的灯谜(附图)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