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10月04日
星期二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南社人物与灯谜》序(江更生)
发表日期:2022-05-30 08:45:37
                                         江更生
   
    顾斌与刘茂业两位谜史研究学者推出精心编著的《南社人物与灯谜》一书,借以缅怀曾经活跃于中华谜坛的文化先贤。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值得加以祝贺和点赞。

    笔者有幸成为最先获睹此书的读者之一。书中有许多我心仪已久的诗人谜家之谜事虎踪与谈谜妙文,勾起了我与这些南社诗人的“谜缘”回忆。

    首先是掌故专家、“补白大王”郑逸梅丈。记得1987年的某日,我揣着恩师施南池(1908—2003,字翀鹏,又字扶九,上海崇明人,诗人、书画家)先生的绍介书函,直往沪北长寿路上郑公的“纸帐铜瓶室”。恳求老人为我与朱育珉兄合编的《中国灯谜辞典》(齐鲁书社版)赐写序文。在二楼的亭子间里,得与这位年届九三的诗翁谈了良久。他还特地指着施师的信件告诉我,施南池先生的诗文是跟南社诗人沈禹钟学的,沈公对于文虎一道甚是精通,健谈的郑公笑着说:“想不到你和你‘太先生’还是同好呢。”不久,我就收到了他那热情洋溢、奖掖有加的序言。我从他的大著《南社丛谈》中获知许多资料和线索,写了几篇南社诗人谜家的小文,刊载在拙著《中华谜海》(学林出版社版)和《江更生闲话灯谜》(上海远东出版社版)内。

    其次是吴兴诗人、笔名“新旧废物”的王均卿。在六十五年前,我们几个爱好灯谜的初中学生,一到放学,就聚集在爱谜同学张鸿明兄令尊工作的上海老城隍庙内的“春风得意楼”茶馆二楼。坐在镶嵌大理石的八仙桌旁,喝着专为熟人准备的免费茶水,各自拿出搜集到的灯谜,互相交换,彼此谈论。这班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居然异想天开地商量组建一个灯谜小组,取名“秋水灯谜组”。每人还煞有介事地署了一个带“秋”字的谜号:亡友李申孟兄和张鸿明兄分别叫作“秋漪”和“秋鸿”,王明浩兄唤作“秋汛”,我则呼为“秋涟”。一天,在邑庙环龙桥堍的旧书摊上,见到王均卿主编的上下两册《春谜大观》,索价2元。我们四人凑钱买了下来。从此,这两本线装小书在我们之间轮流观看,成了大家学谜的第一本教科书,而王均卿先生则是我们首位未曾谋面的启蒙老师了。

    再次,便是陆澹庵先生。余生也晚,不及亲见陆公,然而却因缘有幸结识了公之文孙,书法篆刻大家陆康先生。我是他散文结集《上海印象》的责任编辑,因为书缘,我们成了文友,从他那里,我知悉陆公酷爱灯谜与钟情戏曲、评弹等种种逸事。陆康先生还曾送我陆公谜作手泽,这是陆公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供稿《金钢钻》报的原创灯谜墨宝,以小楷录于普通白纸上。虽说纸已泛黄,但对我而言,犹如至宝。后又亲聆文坛前辈何满子先生谈起“澹老”(何丈敬称陆公),见何当年受难,孤身一人留沪,每逢岁阑除夕,必诚邀何至其溧阳路家中,一起吃年夜饭,岁岁如此,直至1965年。澹老还时常解囊周济于他,一副古道侠肠。

    第四位,当推“天虚我生”陈蝶仙了。我曾节衣缩食,购买过他的线装全集,还曾在旧上海吴莲洲主编的《文虎》半月刊上,见到他写的戏曲人物灯谜等作品。近年来,随着海峡两岸文化交流日益密切,我们能看到台湾文人关于老上海的怀旧文集。陈蝶仙的哲嗣,书画家、诗人陈定山(小蝶)的《春申旧闻》中就记载了不少他们父子参与谜事活动的故事,让我们感同身受。

    第五位,该轮到常熟才子徐枕亚。寒舍书橱里,曾藏有一本《琴心文虎初集》。是他隐居家乡养疴时,与同好王吉民联袂编成的灯谜作品集。尔后,我又在《枕亚浪墨》上辑得其一组侃谜文章《谈虎偶录》并推荐给苏州谜家俞涌,后被其编入《苏州谜苑增刊》之《吴人谜话文献三种》(其他二种,分别为吴江薛凤昌《邃汉斋谜话》和苏台亢廷鉁《纸醉庐春灯百话》)。

    还有一位上海金山先贤姚公石子。上世纪90年代,为编纂《中华谜书集成》(人民日报出版社版),我曾从复旦大学图书馆借观过赵景深教授旧藏手抄本《百家隐语集》。通过比对笔迹,方知该书为民国时“北平射虎社”社长韩振轩所抄。内有署“姚石子”之《秋棠馆谜选》,方晓南社巨子姚光(石子)也是位笃爱春灯的雅士。于是于第一时间,转告了姚氏亲属这一发现。

    此外,戚饭牛、杨了公、易宗夔、陈无我、范烟桥、奚燕子等诗人谜家之射虎事迹,不佞也都各撰小文,或披露于报章,或辑录入拙著、芜编之中,以对这些谜坛前辈聊申仰慕追随之意。

    综观南社诗人谜家之作,不由人不生“山到成名毕竟高”之赞叹。他们皆善诗能文,且术业各有专攻,诸如王均卿、郑逸梅、胡寄尘、戚饭牛等皆是著名编辑及文章高手。徐枕亚为言情小说圣手,《玉梨魂》等说部风靡一时。陆澹庵系弹词名作家,其所编之《啼笑因缘》《秋海棠》等,至今犹在三尺书台及电视广播中传唱。其精心编撰之工具书《小说语词汇释》及《戏曲语词汇释》(均为上海古籍出版社版),与张相先生之《诗词曲语词汇释》(商务印书馆版)相侔,鼎足而三,至今仍嘉惠、沾溉着众多读者,他的书法及朴学造诣都很精深。杨了公的书法名扬艺苑,同时他还是位“红学家”;邵飘萍乃以身殉职的名记者;黄侃是驰名学界的文字学家;孙雪泥是丹青妙手;张丹斧是古钱收藏家、书法家;周越然是藏书家,庄通百兼善“诗钟”(一种诗歌游戏),有“钟王”之誉;易宗夔的《新世说》与陈无我的《老上海三十年见闻录》等也均是史料价值颇高的笔记;范烟桥不但善写小说,著述甚丰,而且还涉猎电影艺术哩。

    这些爱谜的南社诗家,有个共同的特点:他们无不钟爱祖国的文化艺术,敬畏和钻研中华文化。他们在诗文艺事之余,垂青传统民俗益智游艺——灯谜,并不以“雕虫小技”菲薄之,而是爱屋及乌地亲近它,喜爱它,进而不遗余力地继承它,弘扬它。从创作灯谜到著书立说,金针度人。这种醉心国粹、尊重文化的精神是我们后人应该学习与提倡的。

    顾、刘二君耗神费时完成的这本大编,洋洋洒洒,林林总总,诚可谓集南社虎将谜事谜文之大成者。在此,谨向广大爱好灯谜的朋友推荐。

    最后,请允许我以一首打油小诗结束这篇不像样的序。俚句如下:

    莫道骚人但会诗,吟余更复爱廋词。
    试看南社诸才俊,谁不文佳谜巧思。

                                         写于沪南砖砚斋,时在2019年4月6日

阅读次数:381
“道”字入谜话别解
“生”字入谜话别解
“速”字入谜话别解
《徐旭生西游日记》中的谜事(附图)
“比”字入谜话别解
“门”字入谜话别解
“小”字入谜话别解
金大侠巧制人名谜(附图)
“乐”字入谜话别解
“调”字入谜话别解
“下”字入谜话别解
丁悚撰制春灯谜(附图)
“流”字入谜话别解
《南社人物与灯谜》序(顾斌)
《南社人物与灯谜》序(刘茂业)
《南社人物与灯谜》序(江更生)
萍社“健者”王均卿(附图)
“空”字入谜话别解
居家防疫品谜趣(附图)
“白”字入谜话别解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