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7日
星期六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五十期的联想
发表日期:2010-07-27 15:53:01
——————我与“海上谜谭”
 
朱育珉
 
我一直提倡把海上谜谭的活动打造成“快乐灯谜”。(恕我套用了米卢的快乐足球)。不少同好都有此同感。每月的一次聚会不论猜谜、论谜、饮茶、聚餐五、六个小时总在欢声笑语中度过,乐此不疲。50期来,快乐灯谜似乎已深得人心,在这个自掏腰包,自备奖品的聚会里,没有功利,不求名利,纯然为享受自得其乐的快感。这不禁让我想起了50年前的《虎会》每月在周先生寓所,老少咸集,猜谜取乐,谜作结集成页,分发各人保存,倒也有滋有味。再追溯到前朝,灯谜不都是文人雅士闲时取乐的工具吗。而今时代变了,有了报章杂志的稿酬,有了出书的版税,有了谜事活动的劳务费,反而让灯谜的版权之争、职位之争突显出来,显得那么不堪入目。让灯谜回归到原生态,不失是一种好办法。

50期过去了,但第二个50期,第三个50期呢?灯谜要延续下去,我倒担心接班人问题。现在研究学术的组织倒不少,但推广普及工作则鲜有成效。我们聚会中人均年龄已逾半百,真有点皓首穷经的味道,后来人的稀缺才是上海谜坛堪忧的局面。纵观目前活跃在上海谜坛的中生代谜人,大多是当年青年谜协骨干,20年后始觉幸亏当年培养了这些爱好者。那么再过20年,又是谁来接这个班呢?

海上谜谭如果说搞得有些生气的话,应该归功于老谜人的让贤,中青年的敢于挑担。岁月不饶人,要服老是铁定的规律,本人就有感触,总感力不从心。有谜坛“开心果”之称的戴君,一次酒后开玩笑对我言道,他正在收集各位老同志的佳作,以备写纪念文章之用,然后一口气报出我的三条谜作。“飞流直下三千尺”(打民族四)高山、水、景颇、壮。“千呼万唤始出来”(打排球术语)一传不到位。“晚潮更汹涌”(打事件一)波黑冲突。这些都是我二三十年前的作品,他虽随口一说,在我看来,近年来他也找不出我的满意作品,细细一想,真的自己也找不到印象深刻的谜作了,是老了,我彻底服老。老人家说过,世界是他们的,谜坛当然也是他们的。
阅读次数:2095
“同字异解”的灯谜(附图)
佳谜评析
南翔灯谜赛散记
海上猜谜记
南翔杯小记
战上海
场外笔猜记
射谜南翔镇,情迷长三角
上海“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赛题赏析两篇
期待下一次“海风”吹起的时候
含英咀华谜南翔
坎坷笔猜路(二)
“南翔杯”灯谜邀请赛有感
谜评一则
佳谜简评
谜•缘
饶有趣味的“叠字灯谜”
犍为方言佳谜赏析一则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项行)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刘茂业)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