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5日
星期日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老上海的猜谜轶事琐谈(三)
发表日期:2011-01-21 12:52:27
 江更生

豫园谜踪

明代潘允端所建的私家园林——豫园,到了清初早已分割易主,直到乾隆二十五年(1760),海上士绅不忍名园废圯,这才联名上书县官,“醵金购其地,仍筑为园”,并将园林委托邑庙管理,后因兵燹所祸,屡遭破坏,据同治六年(1867)的碑文所载,该园曾被21家商会公所分租。大概就在这段时间里,除了公所例会外,还会举行各种文化活动,如“书画会”、“菊花会”、“兰花会”等,估计灯谜活动也就在那时应运而入了。因为潘氏旧园在城隍庙的西首,故称“西园”,就把另有一庙产“内园”叫作了“东园”。最早记载豫园猜谜活动的文字是杭州人葛元熙(号理斋,又署风篁啸隐),他是位久住上海的浙江文人,曾仿《都门纪略》写过一本《沪游杂记》,是位灯谜大家。他在光绪三年(1877)刻印的《闲情小录·文虎》的跋语里这样写道:
余韶年诵读之暇,阅群书所载廋词及春灯谜,心窃羡之,时与友人效颦学步,争新斗巧,颇为识者许可。自寄迹沪渎,得遇艾杏坪、张味莼、黄品三、金苕生、葛芝湄、洪子安、陈臧伯、朱英甫、养斋昆仲诸君,于此道皆喜涉猎及之,每当花朝月夕,假庙园之玉泉轩,张灯招客,任人猜射,此邦传为胜事。
关于老城隍庙豫园“玉泉轩”悬谜征射的活动,据葛氏所述已有数载之久,他做了有心人,对“数载以来,所获同人佳作”,随时手录,精选了几百条,编辑出版了这本富有“海派灯谜”特色的谜书《闲情小录·文虎》。为了能让读者阅时“略构心思,小作低回”,特将谜面、谜底分成两本,以《千字文》字为序编号,一一对应,既设置了悬念,又能让猜者有索骥之图,处处显见编者的慧心巧绪。
由于时代的关系,在“玉泉轩”出谜的谜家作品,四书五经的内容实属难免,但仍有不少至今看来犹不失为深入浅出,雅俗共赏的好灯谜。例如:“屏角窥郎”,打汉代人名“张良”(注:谜面借用唐代李渊“雀屏中选”典故,但另行别解,即“窥郎”二字屏去字角,则剩“见良”二字,以此相扣。张,作“看”解);“迷途”,打汉代名将“程不识”(注:程,别解为“路途”);“日中为市”,打晋代美人名“贾午”(注:别解为“商贾在午间买卖”;贾午,即偷香给韩寿的那位女郎);“临去秋波那一转”,打明末清初名妓“顾媚”(注:顾,别解为“看”);“加我数年”,打一“龁”字(注:乞求年岁;齿,别解为“年齿”);“偷诗”,卷帘格,打词牌《太师引》(注:谜面为昆剧《玉簪记》中的一折。按格法,谜底须逆读作“引师太”,别解为潘必正引诱“师太”陈妙常;师太,尼姑、道姑的别称),等等,都是些“会意”正宗,别解巧妙,谜味醇厚,谐趣横溢的好谜。
海上耆宿谜家叶友琴在1931年间出刊的上海《文虎》半月刊上曾连载过回忆文章《沪城射虎记》(注:灯谜又名“文虎”、“灯虎”),他说:
自咸丰十年(1860)至同治十三年(1874)间,……邑庙“一轮月”笺扇店,每年元宵,亦挂谜征射。光绪纪元(1875),沪城豫园之“玉泉轩”中,灯谜最盛,可称谜坛谜社,沪上乐此者,惟艾君杏坪,有“隐癖”(注:灯谜古称“隐语”)之名。张君味莼、黄君品三、陈君竹士、曹君诵清、姚君芷芳、吴君之严、金君免痴等诸人,嗣后在光绪中叶,时有悬谜。邑庙每逢元宵及城隍夫人诞辰,即(农历)三月廿八日,悬谜征射。平时花朝月夕,或有一二次悬谜。
从中我们不难看出,当时的老城隍庙豫园,逢年过节,除了元宵节外,还包括“花朝”(农历二月十二的“百花生日”)、“月夕”(八月中秋)、城隍奶奶的生日等,那里简直成了海上谜人展示谜艺的平台和市民节庆娱乐的好去处。同时,灯谜还活跃在豫园附近的老城厢及城外,据叶氏所述:“城内外他处亦有悬谜,如张味莼之在陈公祠、豫园、玉泉轩茶馆、老文元笔店、东乔家浜郁宅、佛阁酒酿摊、曹家湾等处。顾霖周昆仲之在得月楼项飞云笺扇店等处。徐岫云之在徐园点春堂等处。徐君贯云昆仲之在布业公所,朱君之在群乐会开纪念会,王君引才、王君焕功、杨君聘渔之在西乔家浜,倪载之君之在三马路某笺扇店,王君小竹之在侯家浜寓中,林步青之在斜桥西园,又,每逢七月半,在四明公所悬谜。又忆孙君玉声、曹君叔衡,会在云南路榕庐张灯,为沪上初次举行。”尤为难得的是,这位追忆旧事的谜坛素心人,还记忆犹新地写下了他10岁时,在南市淘沙场果育堂西隔壁的纪念民族英雄陈化成的“陈公祠”里,由张味莼主持悬谜时所猜中的诸多灯谜,让我们有机会领略到这位豫园“玉泉轩”谜社中坚的谜作风致:
雁过无人汉影斜(射字一)谜底:瘫
春一半秋一半,一去还书颠倒看(射字一)谜底:臻
正二三月風月无边(射字一)谜底:蠢(注:“正二三月”扣“春”,“風月无边”,为“虫二”,扣“虫虫”)
蟹眼初生(射《聊斋志异》篇目一)谜底:《头滚》(注:茶汤乍沸的小气泡叫“蟹眼”;滚,别解作“水沸翻滚”)
九曲羊肠行不断(射药名一)谜底:路路通
蝇头觅利早归家(梨花格,射药名一)谜底:茴香(注:按格法,谐读作“回乡”)
鲁隐公元年(射《三字经》一句)谜底:始春秋(注:《春秋》一书始于隐公)
吊桥(射《三字经》一句)谜底:头悬梁(注:桥,别解作“桥梁”)
七日(射《三字经》一句)谜底:人之初(注:正月初七,称“人日”)
庶出(射《三字经》一句)谜底:尔小生(注:别解作“这人为小妾所生”)
革(射《三字经》一句)谜底:勤有功(注:“革”加上“功”为“勤”,故扣)
到了民国年间,豫园一带的猜谜之风仍十分盛行。上海“萍社五虎将”之一的灯谜大家陆澹安曾在他的《澹盦日记录存》里记载过他去老城隍庙“青莲室笺扇店”猜射三十余条灯谜的韵事,只是这位以“何心”为笔名撰写《水浒研究》、以本名编纂戏曲与小说词语工具书《戏曲语词汇释》、《小说语词汇释》名播学界的大谜家,未将所射的灯谜写在日记里,未免让人感到遗憾。
及至解放以后,豫园一带仍是爱谜者经常驻足的地方。笔者记得春风得意楼茶馆曾是我们一班爱谜中学生课余猜谜谈虎的场合,盖因故友张鸿明兄的尊人乃该茶楼的领班,放学后聚集在二楼红木八仙桌旁,各自拿出搜集到的前人灯谜互相抄录,饶有情趣地猜射起《新民晚报》及《新闻报》上的灯谜来。还曾为一条“上海老城隍庙”打一句成语,谜底为何是“光前裕后”争得面红耳赤,结果大家去庙中实地考察,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邑庙的神道中,前殿崇祀的是封为金山神的汉将霍光,而后殿供奉的是被朱元璋追封为上海城隍的原明代学官秦裕伯。谜底中的“光”别解为“霍光”,“裕”则别解为“秦裕伯”。我们进入了高中阶段,爱谜之情越发强烈了,一次谜会的相遇获识了沪渎谜界前辈屠心观老师,他引我们这些嗜谜学子进入了他们的灯谜雅集圈子——“虎会”(该谜社始创于1948年,结束于1961年)。
大概是1958年5月的一个星期天,“虎会”的前辈们与我们这帮昔日的“小字辈”灯谜“发烧友”合作,于是在老城隍庙“春风得意楼”茶馆的二楼举办了一次令人难忘的 “以谜会友”雅集。大家各携谜作,自备奖品,彼此猜射取乐。幸赖苏纳戈兄还藏有当时自费刻印的《春风得意楼文虎雅集》小册子,得以重睹昔日“得意茶楼谜会”的谜作。今摘录前辈的大作一二如下,以供诸同好品赏:张兆祯老师的“耳熟能详”,打现代作家“闻一多”;诗人王启新先生的“只向日中开” 打花卉“夜合花”(注:用“反扣法”,别解为“此花夜间闭合”);孙灿成前辈的“名埒金山”打一“嶕”字;王寿富先生的“一再摇头”打京剧《三不愿意》和屠心观教授的“十分道地”打一“诗”字(注:“十分”扣“寸”,“道”扣“言”,“地”扣“土”)、“三代之中”打《聊斋志异》篇目《二商》(注:“商”居“夏商周”三代之中)、“简单”打短篇评弹《一封信》等。
次年(1959)夏日,“虎会”的前辈谜家与我等中学生谜友又联手在城隍庙豫园九曲桥畔的“湖心亭”茶楼,举办了一次“纳凉射虎晚会”。新老谜手与会者有三十馀人,并欢迎广大茶客商猜。一时间,二楼悬满了五颜六色的谜笺,达数百条之多。会后还自费油印的谜刊《虎友》上以《湖心亭雅会成绩》为题发表,以作留声之雁呢。 
(以上原载《上海滩》2011年第2期)
 
阅读次数:8204
“同字异解”的灯谜(附图)
佳谜评析
南翔灯谜赛散记
海上猜谜记
南翔杯小记
战上海
场外笔猜记
射谜南翔镇,情迷长三角
上海“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赛题赏析两篇
期待下一次“海风”吹起的时候
含英咀华谜南翔
坎坷笔猜路(二)
“南翔杯”灯谜邀请赛有感
谜评一则
佳谜简评
谜•缘
饶有趣味的“叠字灯谜”
犍为方言佳谜赏析一则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项行)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刘茂业)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