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07日
星期六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谐趣丛生沪语谜
发表日期:2011-06-14 15:01:40
江更生

利用上海话作为材料的灯谜,习称“沪语谜”。如今随着“上海闲话”熟悉的人数骤增,在谜会中,它越来越多受到爱谜者的关注和垂青了。

由于沪语灯谜,深浅适度,容易猜射,加上“海派”谐趣十足,所以颇得灯谜拥趸喜欢。记得本报的《今宵灯谜》中就刊载过不少佳构,例如:“小巷夜话”打上海惯用语“弄勿明白”(注:本义为“搞不明白”。今“弄”,作“弄堂”解,扣“小巷”;“白明”别解作“明亮时说话”);又如:“民以食为天”,打上海惯用语“吃排头”(注:本义为“挨批评”,今别解为“吃的事排在头里”);再如:“茹毛饮血”,打上海惯用语“吃生活”(注:本义为“挨揍”,今别解为“吃活生生的东西”);还有如用《木兰辞》句“磨刀霍霍向猪羊”,打申城惯用语“吃杀脱伊”(注:本义为“爱死她了”。底须顿读作“吃/杀脱伊”,别解为“为了吃肉宰它”)。上海话中“吃”的多种含意,无疑给灯谜的“别解”提供了多种思路,笔者还见过一条:“偏爱瘦身”,打上海俗语“吃煞勿胖”,其本义为“任吃多少也不见长肉”。这里谜底中的“吃煞”(也作“吃杀”),别解为沪语中“爱极”之意,“瘦身”在此扣合“勿胖”二字。也很风趣。

似乎上海人对数字情有独钟,上海话中,有着许多与数字结缘的词语。那些含有数字的沪语灯谜,有的虽然浅显,但蕴含机趣。比如:“7×23”,打上海惯用语“搞七念三”(注:本义为“胡闹”。“×”别解为表示错误的记号,沪语叫叉为“搞”;念三,即23);“七古”,打上海惯用语“老三老四”(注:本义为“说话强硬,不服众议”。谜面借用古诗体裁);“88元钱”,上海俗语“板板六十四”(注:本义为“不苟言笑”),此谜妙在将“板板”别解为上海人称“钱”的方言俚语,谜底别解为:“板板”(钱)的数目为“六十四”(扣“88”),作者就地取材,信手拈来,恰到好处。有的则藏掖隐蔽,耐人寻味,像以下两则:“荷兰郁金香,扶桑垂枝樱”,打沪上惯用语“三花两花”(注:本义为“略施小技”。“荷、兰”、“扶桑”也均别解为花名,暗隐数目“三”和“两”)和“吹散一头烦恼丝”,打上海惯用语“乱话三千”(注:本义为“瞎话连篇”)。头发,佛教称“三千烦恼丝”,后者谜底别解为“散乱的——是在说‘三千烦恼丝’:头发”,暗中借代,回互其辞,酿趣良多。

笔者不才,偏喜以沪语入谜,也曾效颦作过一些,例如:“NO.1”,打上海惯用语“外码头”(注:本义为“外埠”。今别解为“外文数码中的头一个”);“酷暑傍晚”,打上海惯用语“瞎热昏”(本义为斥人胡说。今须读作“瞎热/昏”,别解为“极热的黄昏”);“超过100分”,打沪语称谓“大块头”(注:本义为“胖子”。今别解为“大于一块钱”);“交友”,打上海惯用语“人轧人”(注:本义为形容人多拥挤。轧,沪语作“交友”解,如“轧朋友”),等等,非敢言趣,只是提供一些灯谜材料,让希望熟悉“上海闲话”的朋友,通过玩谜,多一个接触沪语的机会和途径罢了。

(以上原载2011年6月14日《新民晚报》)
阅读次数:2476
“同字异解”的灯谜(附图)
佳谜评析
南翔灯谜赛散记
海上猜谜记
南翔杯小记
战上海
场外笔猜记
射谜南翔镇,情迷长三角
上海“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赛题赏析两篇
期待下一次“海风”吹起的时候
含英咀华谜南翔
坎坷笔猜路(二)
“南翔杯”灯谜邀请赛有感
谜评一则
佳谜简评
谜•缘
饶有趣味的“叠字灯谜”
犍为方言佳谜赏析一则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项行)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刘茂业)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