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5日
星期日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萍社申江掀谜潮
发表日期:2012-03-26 09:14:05
--老上海的猜谜轶事琐谈(四)

 江更生

萍社,是民国时期上海规模最大、社员人数最多的一个灯谜社团。据王均卿民国九年(1920年)所写的《春谜大观·序》上说:“创立萍社,八载于兹。”从中我们得知萍社就成立于民国二年(1912年),前后活动时间约有十余年之久。起初社员仅十余人,后来最盛时发展到四十多人。当时的上海,不但是工商发达的都市,也是新闻出版的重镇,更是文化娱乐的马首,所以来自五湖四海寄身春申的文化人,凭借着共同的业余爱好——灯谜,以谜结社,取“行踪萍合”之意,起名萍社。

移师大世界猜谜更热闹

上海的文人素有“孵茶馆”的习惯,最初萍社活动的场所就是在茶馆里,是一家开设在三马路(今汉口路)的名叫“文明雅集”的茶馆,店主为书画家俞达夫,内设雅座,萍社的谜家在此“团坐互猜,适应取乐”。不久,“文明雅集”迁至四马路(今福州路),萍社谜家也就随之而往。据萍社谜家、老报人施济群在《冰庐谜话》中回忆,萍社雅集,除了“文明雅集”外,尚有“天外天”、“春芳茶楼”等多处茶肆。彼时的萍社还真有点“萍踪不定”呢。
自从上海出现了游乐场后,萍社才算有了一块“根据地”。1915年,8月,泥城桥附近(今南京西路西藏中路西南转角)的“新世界”游乐场开业。后来,萍社应场方邀请到那里活动,除了社员们自娱自乐的“雅集”,互相猜射外,还增加了对外设奖“悬谜征射”的内容。据《冰庐谜话》上载,彼时“社友卅余人,每人月轮一夕,周而复始”。萍社耆宿陈亦陶在《槐簃谜话》上也有类似的记载。可见当时的“新世界”差不多天天夜间在灯下设谜,并由“萍社”社家轮流主持谜猜,悬挂各自的谜作,以飨游客。1917年,头脑精明的海上商人黄楚九因故退出新世界游乐场股份,便与友人集资,另组“大发公司”。后又在法租界爱多亚路西新桥(今延安东路西藏南路)觅到一块9亩8分的地皮。延请著名小说家、报业巨擘,“萍社”领军人物孙玉声与当时还是鸳鸯蝴蝶派作家的刘半农一起襄助设计,另建一游乐场。经过半年时间,一座三层砖木结构建筑的“大世界”游乐场便诞生了。于是“萍社”便由“新世界”移师“大世界”,活动内容除了悬挂灯谜外,还增加了“打诗谜”(一种猜诗句中被掩之字的文字游戏)。那时候一个晚上悬谜少至五六十,多至百余条,诚可谓欹欤盛哉。孙玉声被聘为《大世界报》总编辑,还特地在该报辟《文虎台》(文虎,为灯谜的别称)一栏,逐日在上面选登昨天在游乐场所出的灯谜,真可谓游乐场里夜夜有谜猜射,《大世界报》上日日有谜欣赏,把上海滩上爱猜灯谜的人都吸引到“大世界”来了。郭沫若曾在他的《创造十年》上写到过当年在大世界“打诗谜”的往事,居然还赢过几包“白锡包”呢。可见,“大世界”不但是草根市民的娱乐天地,同时也是文人墨客的斗智场所。1924年,因营业日蒸,游乐场翻建成一座四层平屋顶的钢筋混凝土建筑结构,内设屋顶花园、商场、剧场、弹子房、特别大厅、中西餐馆以及鸳鸯池、金鲤池、大观楼、旋螺阁诸多胜景,越发地吸引各地游客了。“萍社”的灯谜也成了大世界中独树一帜的高尚娱乐,直到1930年代后,孙玉声仍情犹难释地撰文回忆道:“当其盛时,集社员至四十余人,日无虚夕,人人绞脑汁,竭心思,视为日常消遣之举,乐莫逾是。”(见《萍社同人谜萃小引》)“萍社”在“新”、“老”世界活动绵亘约十年左右,因老辈社员多人凋零谢世,而年轻的谜家则因“碌碌奔走衣食,不能按期当社(值班)”等原因,故造成了“萍社”的解体。大概在1926年前后,这个名播海上的灯谜社团从此胜会难再了。

 萍社名声大全靠两主持


我们谈起“萍社”,有两位主事者非介绍不可。一位就是我们上面提到的报界巨子、小说名家孙玉声,另一位是名编辑、“南社”诗人王均卿。
孙玉声,上海人,生于1862年(一说1863年),卒于1939年。他本名家振,玉声是其字,号漱石,别署漱石氏、漱石生、海上漱石生;又署退醒庐主人、江南烟雨客等。他出生于殷富之家,曾著有小说《海上繁华梦》、《续》、《海上十姊妹》、《如此官场》、《一粒珠》、《风尘剑侠》等。另外还有笔记、掌故《退醒庐笔记》、《沪壖话旧录》及诗集《退醒庐诗钞》等出版。他29岁就主编《新闻报》,是该报的首任主编,后又入《申报》、《舆论时报》先后达19年之久。尔后,又自办《采风报》、《笑林报》、《新世界报》、《大世界报》等多种报纸,并办上海书局,还任过上海伶界联合会会长。为上海滩著名的报人与民国鸳鸯蝴蝶派作家。孙玉声诗词歌赋、骈散古文,都擅胜场。他身材很高,幽默风趣。据当年见过他的文史掌故专家郑逸梅先生在《老上海孙玉声》一文中说孙“颀然身长,瘦瘦的脸,既不戴眼镜,又不蓄须,他和一些光下颔的,组成‘无须老人会’。”灯谜是其毕生的爱好,他曾在《退醒庐诗钞•六十述怀》里留下这样的诗句:“谜社年年灯影幻,诗坛月月酒杯醺”,并在自注道:“丙辰年(1916年)起,集‘萍社’同人,每夕作廋语(灯谜之别名),至今未辍。”足证此老耽谜之笃。孙氏与王均卿、况蕙风、徐觉盦、徐岫云、贾粟香等人于文事之暇,倡建业余灯谜社团——萍社。正由于孙玉声在报界及文坛的地位和声望,经他登高一呼,所景从和附和的爱谜文化人特别多。他们惟孙玉声马首是瞻,纷纷加入“萍社”,云集在新世界、天外天、绣云天、春芳茶楼、大世界等处,自娱娱人,把上海的灯谜活动搞得红红火火。
王均卿,名文濡,别署学界闲民、新旧废物、天壤王郎、吴门老均等,生卒年不详,原籍浙江吴兴。他本是个擅场词章的前清举人,后寓居上海,曾先后任过进步书局、国学扶轮社、中华书局、文明书局等处的编辑。一生所编之书,几可等身。如《词话丛钞》、《唐诗选》、《历代诗评注读本》、《联对大全》、、《春谜大观》、《明清八大家文钞》、《续古文辞类纂》、《笔记小说大观》、《说库》等。还著有《学诗初步》、《蠖屈馆笔记》和《春灯合刻》(与周至德合著)等。早年加入“南社”,晚岁藉笔耕所得购地姑苏,筑室“辛臼簃”,以“辛臼”自嘲“半新半舊(旧)”不合时宜,故取别号“新旧废物”。
王均卿一生嗜谜,追随“老上海”孙玉声,积极参加“萍社”活动,乃该社的第二号人物。郑逸梅老人在《南社丛谈》中称他为“制谜及猜谜能手”,我们今天拿载有王氏谜作的《春谜大观》和《春灯合刻》来鉴衡,此言不谬。由于“萍社”谜家多年来的努力,上海猜谜蔚然成风,对灯谜书籍的需求日增。王均卿见坊间所刻的谜书传钞旧作,粗制滥造,贻误读者,因而当任不让地与“萍社”同人“商略而行之”,主编成集“萍社”谜作之大成的《春谜大观》一书,于民国六年(1917年)一月,由上海进步书局出版。全书上下两册,油光纸铅印线装本,按谜目分成42个门类,共收录“萍社”40余位谜家5000余条,真是名符其实的“大观”。此书出版后,多次重版,到1924年,仅7年时间,已出至第十版,可见其所欢迎的程度。当年“海派”灯谜的风致和神韵,赖此书得以保存如流传,王均卿当推首功。
“萍社”的成员中,名士众多,多为报界、学界以及文艺界人士,除上述的孙、王两位外,其余如:况蕙风、步林屋(林屋山人)、贾粟香、陆澹盦(澹安)、徐枕亚、陈蝶仙、陆律西、姚劲秋、曹绣君、汪闲闲、徐行素、谢不敏、朱染尘(七子山人)、蒋山佣、王毓生、曹叔衡、陈亦陶、范烟桥、张辛木、汪闲闲、徐岫云、陈逸石、周贤声、杨枝巢、胡寄凡、郑质庵、张子良、薛寒梅,等等,无一不是学有专长、善制能猜的灯谜行家。内中尤数谢不敏、蒋山佣、王毓生、陆澹盦(澹安)、徐行素五人射谜最精,被誉为“萍社五虎将”(见郑逸梅《梅庵谈荟》)。

灯谜十余万条条耐寻味

 萍社诸人的创作的灯谜,十余年来,累积估计数以十万计。据该社掌门人孙玉声在《萍社同人谜萃小引》回忆,历年庋积之谜悉由社友贾粟香保管,原先准备日后选刊之用,后来“中经辍社,同人星散”,加上贾粟香去外地教书,谜稿之存亡,也就无从知晓了。幸好彼时尚有一位有心的社友曹叔衡,平日里辑录下社友灯谜一千余条,后经孙玉声汰选,分期刊布于1932年上海出版的《文虎》半月刊上,加上《春谜大观》的5000余条,这才让我们能以一窥前辈海上谜家作品的迷人风采。
综观萍社谜家的作品,有以下“海派”灯谜的特点:浑成贴切,松动空灵,崇尚趣味,雅俗共赏,兼收并蓄,标新立异。例如:孙玉声的“莫须有”,打聊目三——《秦桧》、《织成》、《冤狱》(注:聊目,清文言小说《聊斋志异》篇目);王均卿的“小楼演剧”,打三国人名“杨戏”(注:小楼,别解为京剧武生泰斗杨小楼);姚劲秋的“啧”,打京剧《打樱桃》(注:别解为“责打樱桃小口”);癯仙的“佩韦佩弦”打用物“宽紧带”(注:佩韦,古人佩带软的熟牛皮带,用以矫正急性子;佩弦,佩带紧绷之弓弦,用以矫正慢性子。故扣);汪闲闲伯“腹腓”,打中药名“人中白”(注:别解为“人肚中在说”);松隐庐的“元旦开秤”,打谚语“一朝权在手”(注:“元旦”,别解为“一早”,故扣“一朝”;“权”作“秤砣”解);徐枕亚的“思郎思绝粒,蹙损两眉尖”,打谚语“好汉不吃眼前亏”(注:别解为“因与男人要好,不吃饭,眼睛的前方已现亏痩”);谢不敏的“日中为市”打南北朝美人“贾午”(注:贾,作“商贾”解;午,中午);陈勉盦的“不弍过”,打《三字经》“惟一经”(注:经,别解为“经过”。谜面借用《论语》句);凡鸟的“告枕边状”,打旧时称谓“挑夫”(注:别解为“挑拨丈夫”);张辛木作的“奢”,打旧时称谓二——“生员、和尚”(注:春秋时楚国大臣伍奢,生有伍员,即伍子胥和伍尚二子。“和”在此作连词用);施济群作的“贱售花旗货”,卷帘格,打商家招牌用语“价廉物美”(注:按格法,逆读作“美物廉价”,别解为“美国物品廉价”);蒋山佣作的“枉有冲天怒”,打物理新名词“空气”(注:空气,别解为“白白地生气”),等等,均是些蕴含谐趣的好谜。萍社能够在上海滩坚持灯谜阵地十余年之久,除了谜家们的乐此不疲地值课主持外,主要还是因为他们拥有着众多出新的雅俗共赏、引人入胜、至今犹令人回味醰醰的“海派”灯谜之故吧。
 (以上原载2012年4月号《上海滩》杂志)
阅读次数:3432
“同字异解”的灯谜(附图)
佳谜评析
南翔灯谜赛散记
海上猜谜记
南翔杯小记
战上海
场外笔猜记
射谜南翔镇,情迷长三角
上海“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赛题赏析两篇
期待下一次“海风”吹起的时候
含英咀华谜南翔
坎坷笔猜路(二)
“南翔杯”灯谜邀请赛有感
谜评一则
佳谜简评
谜•缘
饶有趣味的“叠字灯谜”
犍为方言佳谜赏析一则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项行)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刘茂业)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