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15日
星期四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徐园猜谜话前尘(附图)
发表日期:2018-01-06 18:44:05
江更生



  徐园,又名“徐家园”和“双清别墅”,是旧上海著名的私人花园,由晚清浙江海宁籍巨商徐棣山所建。该园原筑于苏州河北老闸唐家弄(今天潼路),虽然地仅三庙有余,但经营有致,其间花木扶疏,亭台曲折。后园主嫌园地逼仄,遂迁往新闸叉袋角康脑脱路(今康定路),布置悉仍其旧。据1910年上海出版之《图画日报》所载,彼时徐园的主人已为徐棣山之哲嗣贯云与凌云昆仲,两位皆“精书画,娴吟咏,通音乐,并工廋词(即灯谜),风雅绝俗,值春社佳月,恒于园中举行射谜之戏,以娱佳客。”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徐园的猜谜活动猗欤盛哉,吸引着老上海的爱谜人士。笔者有幸与徐氏后辈熟稔,得以从他们那里获知当年盛况的鳞爪。当时徐园的猜谜常与花展、昆曲演出联袂举行,雅致得极,若遇下雨或降雪,必依日顺延,绝不让游者扫兴。

  近承档案学者、友人蒲塘兄见示当年报载徐园猜谜广告照片多帧,园中逢农历每月初三、十三、十六、十八之夜均有“文虎”之戏,逢节如七夕、中秋、元宵等更“内设文虎候教”。大概是为了限制游客人数起见,进园须付游资,即门票,日场一角,夜场二角。可以想见当时的热闹之一斑。

  上海图书馆收藏的春申上世纪30年代灯谜杂志《文虎》半月刊上,有沪渎灯谜名家叶友琴写有的一篇《徐园射虎记》,详述了他当年游园猜谜的经过:“每逢新年灯节,花朝月夕,或兰会菊会,任人往游。且于大厅之后反轩中,悬一方灯,周围粘满红字谜条征射,以助游人雅兴。灯下置一玻璃方厨,满置笔墨花笺、东洋玩具,作为射谜之赠品。”

  继而又开列了他所射中的各式灯谜。叶氏是海上著名谜社“萍社”的中坚分子,善制能射,谜学造诣深厚。如运用谜面别解手法制成的字谜,以“先写了一画,后去了一画”打一“二”字,这里的“去”字由“去除”别解为“前去”,虽简却趣;又如以“再醮”,卷帘格,打《诗经》一句,谜底:“室人入又”(注:旧时寡妇再嫁曰“再醮”;按格法,谜底逆读作“又入人室”扣面);还有如以宋代苏东坡《前赤壁赋》文句“月出乎东山之上”打“四书”人名“左丘明”(注:古人以左为东,如称江东为江左)、以“管子”打《红楼梦》人名“司棋”(注:司,作管理解;子,棋子)、以“闻笛”打《诗品》“声之于羌”(注:笛,羌笛)、以“平原君选上客十九人”打成语“一毛不拔”(注:别解为“剩下一个毛遂未选上”。用“毛遂自荐”典故)、以“前腔”打“四书”句“其次致曲”等。除了文字谜笺外,徐园还别开生面地悬出图画灯谜(俗称画谜)。如画一红女鞋(打字一)及画水面一瓜一李(打《诗品》一句)。前画的谜底为“弹”(注:作“单弓”解,旧时女鞋称“弓鞋”,单作一解);后画的谜底为“与之沉浮”(注:用《曹丕致吴质书》中“浮甘果于清泉,沉朱李于寒水”典扣合)。

  更为有趣的是有一则徐园主人昆曲大家徐凌云贴出的“髠语”谜:“受业赓环致书教习,星期之夜髡语候光”,要求打昆曲剧目十出。结果被老上海大谜家、“萍社”社长、小说家孙玉声(海上漱石生)猜中,谜底为;《胖姑》《寄信》《送女》《学堂》《请师》《相约》《七夕》《观灯》《虎寨》《脱靴》。“髠语”即“隐语”之意,髡指春秋时说隐语的淳于髠。此谜谜底应读作“胖姑寄信/送女学堂/请师/相约七夕观灯虎”(注:环,环肥:星期,牛郎织女星相会之期:灯虎,灯谜,古称隐语:脱靴,作谜格名,按格法摒去末字“寨”扣合),于此,可见老辈谜家猜制手段之卓尔不凡。
(原载2018年1月6日《新民晚报》夜光杯副刊)
阅读次数:664
“量词”灯谜趣谈(上)
顾震白与灯谜(附图)
在“最高层次”谜会上夺冠感觉真好
在上海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第四范式”杯全国灯谜大赛开幕式上的致辞(陈向萍)
在上海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第四范式”杯全国灯谜大赛开幕式上的致辞(刘茂业)
收拾谜趣一笼间——“南翔杯”赛题选评
“老年节”灯谜——《咬文嚼字》谜文选续二十八
“量词”助谜添情趣(附图)
揽入人名谜趣增(下)
同娱盛夏“大家猜”(附图)
揽入人名谜趣增(上)
新加坡的灯谜——《咬文嚼字》谜文选续二十七
海上谜谭雅集感赋
《逍遥经》灯谜录隽(附图)
郑逸梅耽好灯谜——《咬文嚼字》谜文选续二十六
“方位”灯谜纵横谈(下)
《春谜大观》一百年
谜刊《文虎》谈(附图)
张之洞猜谜制谜——《咬文嚼字》谜文选续二十五
“方位”灯谜纵横谈(上)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