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5日
星期日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骊珠散论
发表日期:2010-09-01 08:31:23
[编者按:为惜悼和缅怀为谜坛作出卓越贡献的学者谜家金寅(余志鸿)教授,本网特分两次刊载江更生先生的《探骊得珠话金寅》和金寅(余志鸿)教授的《骊珠散论》二文,以为纪念,敬请读者一阅]

 金寅(余志鸿)遗作

骊珠一格,为谜坛增辉,实是可喜现象。在谈这个谜格前,先引一段旧文,说一说缘起。1962年沈隐(贾树森)同志在《虎友》(注:当时上海油印灯谜刊物)新四期上,拟文《谈淡“双环格”》,说:“偶然翻阅旧谜书,见一格,其名曰‘双环’,原取‘双环相连各一半’之意。忽然想起金寅友曾在‘虎会’(注:前辈上海谜人周浊等主办的定期‘雅集’)悬出二谜,其中一谜是‘农村落户’,打‘作家、田间’均标名‘骊珠格’,取探骊求珠之意。其实这一形式正与我见之‘双环格’相类……”当时他举了个例子:“螺旋”猜“谜格射覆”。原来“螺旋”是谜中旧格,其字义又表示反复猜射。这样的谜,一义两用,既隐谜目,又隐谜底,确实也饶有情趣。近来有人仿作之,如:“幸福长寿”猜“笔名永生”,因为谜面是钢笔的商标名,意义又表示“永生”。我认为这样的谜体称不上“骊珠格”,谜味也较为淡薄。总之,“双环”并不是“骊珠”。
在30年代,旧谜界曾经用过“骊珠”这个名称,但不是标“格”,而是特指猜射范围。比如有集《水浒》人名作谜,题作《百八骊珠集》(见《文虎》半月刊连载)。所谓“骊珠”就是指谜底的《水浒》人名要连诨号。我也曾仿作过一二,如“火烧鬼”猜泊人连诨,答案是“没面目焦挺”。所以这里的“骊珠”只是“连珠”而已。为了有别于“双环”(今有人叫“隐目”)和“连珠”,我对旧谜格略加变通,提出了“骊珠格”。
我们都知道,灯谜的结构有三个要素:谜面、谜目、谜底。为了修正谜面和谜底的扣合关系,于是出现了谜格。谜格是改造谜底的一种手段,或改换字形(“虾须”、“燕尾”之类),或变读字音(“系铃”、“解铃”、“谐声”之类),或移动字序(“秋千”、“卷帘”之类)。谜格的出现虽是谜学发展的进步,但谜格的泛滥则无疑是一种倒退。因此,今天我们主张少用格或不用格,这对普及灯谜和推进谜学都有好处。从谜格的内涵来衡量,很清楚,骊珠格实质并不是格:因为它没有跟谜底发生瓜葛,而仅仅改造了谜目,使它成为谜底的一个部分,骊珠格扩大了灯谜猜射的内容,标“格”而不设格,这就是它深受群众欢迎的原因所在吧。
这些年,谜坛佳作迭出,骊珠也有新生。立意之奇颖、手法之巧妙,远远胜过60年代初草创时期。这些谜可以归纳为三个特点:
一、谜底与谜目天然浑成,连读一气,毫无人工凑合的痕迹。如“次日回乡”打“明朝人、归庄”。
二、谜目与谜底衔接时,巧取顿读,使其中一部分意义发生根本变化。如“能饮一杯无”打“商品、酒”(意为“商量/品酒”);又如“浅谈公孙龙子”打“小说名、《家》”(读作“小说/名家”)。
三、利用谜底或谜目中别解的动词,构成增损体例。如“灾”猜“穴位、人中”(位,作“位于”解,作动词);“季”猜“书目、《李自成》”(“书”作写解,写上“目”,就成了“李”和“自”)。
把谜目的内容,融入谜面,供人猜射,这才是骊珠格(或不妨叫“体”)的真谛。谜面犹如“骊龙”,谜目恰如“珠”,须由谜面探“骊”求得“珠”(谜目),再进一步寻获虎踪(谜底)。但是,这里必须指出,在谜坛风行“骊珠”之际,难免鱼龙混杂,以致真假难辨。尤其有所谓“抵销体”之作,也混入骊珠格,必须予以警惕。谜底自我抵销的体例是谜学中的稗草!这种自我抵销,违反了下面的灯谜通则:谜面必须提供谜底所隐伏的线索。而抵销(谜面抵销不在其列。如“三滴水缺一滴”猜“淼”;“啤酒厂出酒”猜“碑”字等,是允许的),简直毫无谜理可循。有人用“绿化神州”打《中国青年报》、《少年报》,只猜“中国青”;又用“日”打滑稽剧《太平间里勿太平》;用“亲兄弟”打体育项目“手球、足球、排球”等。若此,我可以用无字谜猜剧目《中意不中意》、猜电影《满意不满意》,甚至可猜任何内容,只要抵销到最后是“零”就可以了!这样还像灯谜吗?近见有人用“不偏不倚”打“中药没药”,标名“骊珠格”;又用“卷尾猴”打“电影《潜影》”,亦标名“骊珠格”,实在是对“骊珠格”的污染。
“骊珠格”用增损字形的办法,要恰到好处,一滥就适得其反了。比如“旮旯”(音“gālā”,方言,角落;狭窄偏僻处)打“节日、重阳”,节去“日”字得“九九”,是重“阳”。且比较一下另一条:“暗”打“节日、端阳节”,后者就很成问题,因为谜面节去“日”后的“音”,丝毫没存暗示它的增损脉络。总之,在谜面不提供增损启示,而只在谜底任凭作者自行凑合的谜,者违背了灯谜扣合逻辑,是不足取的。比如“义”猜京剧《落帽风》、《遇太后》之类,实在叫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另外,还有一种情况,是把“骊珠”和“藏珠”混同了起来。比如我曾出谜“打字机改装”,不标猜什么,只标“藏珠”,意思是谜面已经藏着谜目“打字”了。这样谜就转换成“机改装、打字”,答案为“朵”。又如“电影周”,同理,即为“周、(打)电影”,答案为《七天七夜》。这种谜,虽然不标谜目,但不属于“骊珠格”,为什么呢?因为谜目已经直接提示了出来,不需要制谜者再去探索。最近有的谜刊上登出一些作品,仔细推敲,正是上述情况。如“无声片”打“电影、《绝唱》”,谜面的“片”就是电影,无须猜思;“土产本草”打“中药、生地”,谜面的“本草”就是中药,同物异名,这种标名“骊珠格”貌似而非,不可不加识别。
我们既要为“骊珠格”增色添辉,也应该为“骊珠”洗尘正名。所谓“骊珠”,立“格”之名,而不设“格”之局,其至妙即在此。其谜目通过谜面隐伏,既不直率而显得乏味,又不隐晦而故弄玄虚,从而造成崭新的灯谜境界。因此我相信“骊珠格”(或叫“体”)将涌现更多更新的作品,来丰富和活跃谜坛。
(原载学林版《中华谜海》一书)
阅读次数:3053
“同字异解”的灯谜(附图)
佳谜评析
南翔灯谜赛散记
海上猜谜记
南翔杯小记
战上海
场外笔猜记
射谜南翔镇,情迷长三角
上海“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赛题赏析两篇
期待下一次“海风”吹起的时候
含英咀华谜南翔
坎坷笔猜路(二)
“南翔杯”灯谜邀请赛有感
谜评一则
佳谜简评
谜•缘
饶有趣味的“叠字灯谜”
犍为方言佳谜赏析一则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项行)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刘茂业)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