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1月20日
星期三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期待下一次“海风”吹起的时候
发表日期:2019-11-01 21:47:03
                                           ————南翔谜会随想

                                               裔胜东(镇江)

    我从谜时间不短,可外出次数不多。从1981年于苏州读书时步入“虎丘”,至今不觉38年。38年的谜历,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时期:早年的沉迷(1981-1997),中期的淡出(1997-2011),后期的淡入(2012—至今)。期间参加外地谜会,大致是4次,即1994年保定的中华灯谜学术委员会成立大会,2004年、2016年的两次晋江谜会,再有就是这次上海的南翔谜会。
 
    与谜友的会晤,差不多是“十年谋一见”,而这些难得的一见,每每感慨良多。这次南翔谜会亦然。故将随想记下。
 
    一、一同南翔当“双庆”
 
    这次有机会参加南翔谜会,全赖顾斌谜友盛情。他牵头组建了镇江队,邀我入伙。因为之前参加谜会,从来没有“站台”,加上多年不参加猜谜活动,怕影响镇江队成绩,所以我先是推辞。然顾斌谜友在电话中说得很坦然:不要有什么顾虑,就是去玩玩嘛!
 
    其实我内心是很想去会会谜友的,也特别想近距离地感受一下“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的海派灯谜。听了顾斌谜友这番话,我便欣然答应了。我们镇江队三人,除我、顾斌外,还有习双庆。
 
    南翔谜会正逢中华人民共和国七十年大庆日子。所以,对谜人来说,参加这次谜会可谓是“双庆”,而我们队又有“双庆”谜友。则可谓四喜了。
 
    十月五号上午十点整,团体赛比拼开始。
 
    第一轮:集体抢答(20题),许多谜如“3.不是赠送(人文新词,2字)非遗”“7.鄙人余华(歌曲名,6字)我和我的祖国”等,都不难,但等自己反应过来,都是在别人按铃之后。好在第一轮,习双庆队友抢了两条。我们队成绩居于中游。
 
    第二轮共答题(5题),我们队答对两题,这成绩也是处于10个队的中游。让我稍感欣慰的是,第一条“中国,中国,鲜红的太阳永不落(《诗经.桃夭》句,4字)灼灼其华”是本人猜中。
 
    接下来三轮是ABC三位队员的对位抢答。我是B位,第四轮上场。10道题中,像“1.垃圾先归类,先进榜样树(城市名,2字)桂林/”“9.妻儿都红了(战国人,3字)太子丹”等感觉都会,但都是反应慢而插不上手。
 
    倒是第五轮C队员对位抢答题中的第三条“都是翘舌音(出版名词,2字)全卷”,在规定时间内,台上选手均未猜出。我在时间到一半的时候就知道了。可是这不是我对应的谜。
 
    看来站位也是有讲究的,难怪主办方事先反复问,各队排位是否有变化。
 
    第六轮:集体抢答题(30题),第28条“酒会席卡(唐诗句,7字)惟有饮者留其名”,这是我唯一手触摸到电铃的,哪知按过以后,屏幕上显示的是5号台。南通王栋臣还是比我快了一刹那!
 
    最刺激的是第七轮:风险题(3题),前六轮后,镇江队好像排在第六。前面除了上海、苏州两队遥遥领先外,其它几队相差都不大。因为奖项设置是金奖1名,银奖3名,其余均为铜奖。我们处于这个位置,且与前面几队相差无几。所以风险题第一题,我们要了30分。
 
    好在“1坐井观天(清人冠谦称,2+3)在下、张之洞”我们猜对,总分升到170分。与邻近两队更加接近。第2题,我们依然要了30分。这次赛题是“2.以色列银莲艳丽(毛泽东词一句,5字)犹有花枝俏”。题一亮出,就感觉到难度。就在最后五秒左右,习双庆想到“谜底”,在手边纸上写上“犹有”二字,顾斌把自己手里一张空白纸递过去,说了声“在这上面写”,习双庆随即换了纸又写上了“犹有”,才写两字,时间到了。所以此谜因为经验不足而惜败。这样我们的分数降到140分,后一题要了20分,因为没有答对,再减到120分。
 
    我第一次代表团队上台比赛,虽然成绩平平,好在没吃零蛋。总算为团队贡献了一题10分。顾斌之前跟我闲聊时说,不会答没有关系,上台答对一题也是好的,看来真是一语成谶。
 
    二、“文明”出彩吾同行
 
    苏州胡文明谜友,是地地道道的与我“打小”就在一起的朋友。我们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苏州工人文化宫猜谜认识的。那时,在苏州南门工人文化宫的一个二楼几十平米的差不多是过道的厅堂里,每周周六的晚上,挂谜五十条,主持一二人,射者六七人。猜其谜,奖其书签,兴尽而归。我觉得那是纯粹的猜谜,与当时几位经常猜射的谜友也是纯粹的友谊。
 
    在两年多的周六谜约中,文明与我差不多是到的最勤的,自然我两的友情也是最深的。1984年我从苏大毕业后。虽然与文明一直有联系。但两人共同参加某处谜会,这还是第一次。
 
    我们镇江三人是4号下午乘同一列火车到上海的。常州张士斌谜友,大致买了与我们时间靠近的班次,在虹桥火车站外相逢。在虹南专线汽车上,我们又遇到绍兴章镳、沈新等。
 
    专线就是专线,我们很快就到了南翔镇。下车不多远就进了酒店,主办方上海谜友做事很周到,我们每个人的住宿都事先安排好,我与习双庆住一间,张士斌与胡文明住一间。
 
    下午4点多,我刚刚把随身物品放好。就收到了张士斌信息:“到8108来一下”。
 
    我带了随身小包,在如迷宫似的楼道里转了几个圈。终于找到了8108室。一进门,就见文明背对门弯着腰,在整理什么。我便招呼道:“文明,你到底靠的近,来得早!”
 
    “来得早倒霉了!”文明抱怨似地说。我说有啥倒霉的?他便回过身子,站直了。指着脸说“你看,这跌破了”我顺着他脸看去,只见左眼角处一片血迹。
 
    原来,文明是开车过来的。顺便带了刚刚出的一期《灯谜文史杂志》,分发给谜友。哪知地下车库光线较暗,他绊在了一个石墩上,跌倒时,两手都拎着书,不方便扶持,所以脸撞了一下。眼角被眼镜边框硌了一下,划出了一道口子。
 
    张士斌喊我来,是让我陪着一道去看看。
 
    我们随即下了楼,文明说先去药店看看。我们在酒店前台问了下药店位置,好在不远,我们走了过去,药店里的坐堂医生看了后。建议我们还是去医院处理一下。
 
    我们打的到了南翔镇卫生院,挂了急诊外科号。因为国庆休息,那急诊根本急不起来。一个男医生要跑片看两个诊室。没办法,我只好慢慢等,大约半个多小时候,医生终于抽出一点时间,来给我们处理,缝了两针,包扎了一下,然后叫再去打破伤风针。
 
    我们又拿了药来到输液室,先是做皮试,这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酒店那边已经用餐,有几位谜友询问我们情况。
 
    皮试针打了后,我们又耐心地等了半个小时。护士让文明伸出胳臂一看,说有点红肿。不能打,我们便打的回酒店。这时已经七点多,刚到用餐酒店,大家还没有散席。我们三人各自找到事先排好的桌子,与同桌谜友打过招呼,便吃了起来。
 
    当我写此文时,文明已经发信息告诉我,伤口处已经拆线,目前恢复很好。
 
    没有想到我与文明三十几年后的首次谜会相逢,会有这样一段“出彩”的经历。
是不是喻示着我们是真正的患难兄弟。
 
    三、金灯永照“汉臣”心
 
    10月5日的灯谜比赛活动,在嘉定二中举行。早上8点多,大客车把我们载了过去,其实步行也就一刻钟左右。但上海谜友却特地给我们准备了车子。
 
    主办方在校门口、校园进门不远处以及比赛的礼堂前面,都布置了展示牌。或喷绘的或电子屏幕,营造出一片热烈的谜会气氛。好久没有处在这种氛围中了,我感到了一种特别的谜意。
 
    岂止是谜景这边独好,谜人这边更妙。
 
    陈政是一位特别的谜人。我不太了解他的具体情况,但很早就知道他是一位“身残心不残”的谜友。早年在南京见过一面,我只知道他以前住在南京,后来因为我与外界谜人联系较少,就不清楚他的情况了。去年底,我突然收到他邮来的一本自己的灯谜集,我很是惊讶:一是我们之前很少与他联系,二是现在也很少有谜友邮寄谜刊给我。
 
    而在这样的时候,他却特地邮寄一本谜刊给我,真的让我很感动。从信封上落款我知道他现在在上海。
 
    我本来准备立即就回寄一本自己编的《中华灯谜艺术》给他的。因为收到邮件的那几日忙,就没有立即办理,待过了几日,一时又不知来函信封放于何处了。不知了地址,后来邮件也就搁浅了。光阴如飞,不觉大半年过去。
 
    这次来上海,我首先想到的就是这事,一定要请上海谜友将我的书回礼给他。
 
    5号上午,我在包里放了一本《中华灯谜艺术》,并写上陈政名字,准备适当时候交给上海谜友带给他。没有想到,刚刚在嘉定二中校门口下车,就见到了穿着一件特别喜庆的红色上衣的陈政。我赶忙走过去,因为很长时间不联系,他可能已经不太认识我。我喊了他一声,并自我介绍了一下,同时庄重地递上我的书并表达了迟回的歉意。
 
    进入礼堂,我刚刚坐好。就见朱建铭带了一位谜友来到我面前面。该位谜友魁梧的身材,慈祥的面庞。他还未等我开腔询问,便抢先说:裔胜东,你好,我是陈汉臣。知道你来,我特地来见见你的!
 
    哦,你好!我赶紧回应。他怕我不清楚,接着又说道,“我们以前编辑过《金灯》,经常联系交流的!”
 
    他这一提,我的脑海立即浮现出《金灯》谜刊的画面。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之前,由于经济条件的限制,各地谜刊外观大多比较朴素。大部分都是油印的,这其中有不少文字都是自己刻写的。而在这众多朴素的谜刊中,《金灯》算是一本比较精致的。打印的文字很清晰,排版也很紧凑。总之给人感觉很精致。虽然谜刊没有多厚,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能准时出刊。陈汉臣谜友等也能准时邮寄给我。
 
    这小小谜刊,那时真如谜海中的一盏金灯,给谜人们带来不竭的光和热。
 
    多年之后,《金灯》谜刊,虽然也像许多当年的草根谜刊一样停刊了。但如陈汉臣谜友等许多热爱灯谜、为灯谜的发展与繁荣做过自己贡献的谜友,他们的爱谜热忱与奉献精神,却永存在谜友们的心中。
 
    四、谜事“茂业”谢申城
 
    中华灯谜从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到今天。虽然行进之路一波三折。但总体是与我们伟大的祖国一样,一直在向前发展。
 
    在我步入谜坛的这几十年间,我感觉上海灯谜,也是像上海这座国际大都市一样,在中华谜坛上起着引领作用。
 
    我深深记得:我是读着上海江更生、朱育珉的《灯谜万花筒》起步谜坛的。这次有幸与江更生老师见面并合影,真的是非常开心。
 
    我深深记得:当年《文化娱乐》杂志评出的全国五大虎将,上海就有苏纳戈名列榜上。
 
    我深深记得:当年的《浦东谜刊》是我收藏的谜刊中期数最多的,那时就有了30多期。既有常规的谜作迷文,还有“射虎必备”专刊。
 
    我深深记得:上海举办过一场又一场的谜会。从1994年元宵节,中国首届“申懋杯”东方谜王赛在上海举行,到今年国庆“南翔杯”长三角灯谜邀请赛。期间谜事一直接连不断。远的不说,就看这十多年的吧。
 
    2007年的上海羽绒文化节·“冬之韵”猜谜活动, 2008年的“上海首届灯谜艺术节·谜王争霸赛”,2009年的第二届上海灯谜艺术节暨“全国谜林大会”,2010年的上海浦东新区谜研会举的办迎世博灯谜创作大赛,2011年的古猗园新春灯谜会,2012年的全国职工灯谜大赛,2012年11月的“浦东花木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2013年到2017年,上海古猗园(檀园)新春游园会等,2018年的庆祝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全国灯谜大赛。
 
    其他丰富多彩的灯谜活动也有很多。譬如《新民晚报·今宵灯谜》、《东方早报·上海书评》有奖竞猜、上海书城“迎新灯谜会”、《咬文嚼字》上的灯谜栏目等等。还有同济大学经常举行的各种灯谜讲座以及沪上“灯谜大家猜”活动的恢复。等等……
 
    上海谜坛的多彩节目,助活了中华谜坛。海派灯谜的暖风更煦暖了中华谜人。当今社会,一如文化的日趋多元,灯谜创作也呈现丰富多彩之姿。但在网络的强大搜索功能助推下,猜谜活动在更多的场合已经由猜在往搜滑行。灯谜活动偏离正常轨道,这在很大程度上要拜一些出格制谜者所赐。有些人非成句不为面,而这些成句很多都是很冷僻的句子,常人不搜根本不知道。有些人非造底不为谜,而这些所造之底能把“风马牛”相及。有些人非支离破碎不为拆。谜底两三字能拆,谜底六七字也能拆,甚至几十字的长句也敢拆。反正给你拆出来的就如一堆积木,你只要慢慢拼出成品,那都能证明他的谜的正确。
 
    而在这样的追冷求奇呈涩显乱的谜风盛行时,海派灯谜却高擎正宗的会意谜大旗。拟面多自撰而力求通俗易懂,谜底多成词而贴近百姓生活,制法多会意追寻浑然而有趣。这股“海风”纯正而煦暖,纠正了谜风,也温暖了谜人。
 
    这样的谜,本次谜会比比皆是。如:
 
    厮杀声起,哭成一片(上网行为,5字)打开公众号/张文元
 
    切勿满足于这点好处(食品商标,4字)莫斯利安/戴英獒
 
    情场生嫉妒,逃避是无能(饮食用语,含菜名,4字)吃醋溜菜/张文元
 
    细细思量挺温和(微信朋友圈推荐语,4字)深度好文/戴英獒
 
    鄙人余华(歌曲名,6字)我和我的祖国/徐凯
 
    中国发声受赞扬(电影奖项,3字)华表奖/徐汉明
 
    路过“胡博士”旧居(房地产名词,3字)经适房/刘茂业
 
    此时不跑,更待何时(行为艺术,2字)快闪/谢煜明
 
    抓住男人的胃才能抓住男人的心(南翔非遗项目,3字)罗汉菜/戴英獒
 
    隐居东岳(法国思想家,3字)伏尔泰/江更生
 
    频频抚慰一整天(电视剧,6字)长安十二时辰/戴英獒
 
    坐井观天(清人冠谦称,2+3)在下、张之洞/戴英獒
 
    胖子挂彩(园艺术语,4字)多肉开花/陈汉臣
 
    上海谜事的一路蓬勃,离不开众多谜家谜人的尽心竭力。从老一辈的苏才果、苏纳戈、江更生、胡安义等到后来的中青年骨干陈汉臣、刘茂业、戴英獒、徐汉明、孙鉴等。他们为上海谜坛乃至中华谜坛所作贡献,九州谜人有目共睹。他们对谜的热心,对谜人的热情,对谜事的精致追求。都让海内外谜人难以忘怀。
 
    南翔谜会,转眼已近一月。但那谜,那谜人,那谜景,却一直在脑海闪现。
 
    我期待着:在下一次“海风”吹起的时候,再与心有灵犀的各地谜人,一道“南翔”!
阅读次数:139
佳谜评析
南翔灯谜赛散记
海上猜谜记
南翔杯小记
战上海
场外笔猜记
射谜南翔镇,情迷长三角
上海“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赛题赏析两篇
期待下一次“海风”吹起的时候
含英咀华谜南翔
坎坷笔猜路(二)
“南翔杯”灯谜邀请赛有感
谜评一则
佳谜简评
谜•缘
饶有趣味的“叠字灯谜”
犍为方言佳谜赏析一则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项行)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刘茂业)
不知所终的《逸兴斋谜语选粹》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