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12月15日
星期日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我爱“海上谜谭”
发表日期:2010-07-27 16:31:36
 吴伟忠

 我是一个自由撰稿人,也是收藏爱好者,最近,我又多了一个身份:灯谜爱好者。
 其实,早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期,我就曾迷上灯谜,还参加过市青年宫灯谜组活动,并有幸结识沪上一批灯谜专家和爱好者。可从八十年代中后期起因单位和家庭事务拖累才逐步淡出灯谜圈子。
 一晃二十余年过去了,去年国庆夜晚,我偶尔路过市宫,恰巧有谜事活动。猜谜会上,遇见了久违的江更生老师和刘茂业、谢煜明等师兄们,我的“谜趣”又重新拾起,承蒙诸位师友不弃,我荣幸地加入了“海上谜谭”灯谜圈。
 进入“海上谜谭”不久,我才真正感到灯谜是个好东西,这是我三十年前玩灯谜时从未有过的感觉。“海上谜谭”虽说仅20多名成员,但藏龙卧虎,几乎人人皆是谜坛高手,有江更生、朱育珉、陶宽汝、苏纳戈等享誉国内谜坛数十年的前辈;有徐汉明、刘茂业、谢煜明、戴英獒等活跃于沪上谜界的精英,“海上谜谭”成员不仅谜艺高,而且绝大部分人都事业有成,丰衣足食。“海上谜谭”每月都会假座沪上饭店举办一次自助谜事活动,会上常有佳构推出,使人猜后获益匪浅。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海上谜谭”有个QQ群,几乎每天都有十多位师友上线,大家在线上聊天话谜,其乐融融。在这里,我终于体会到猜谜、制谜的乐趣。
 记得几年前,国内曾有几位十分痴心的谜人为了提高灯谜知名度,提出把灯谜与京剧、相声、皮影戏等艺术并列,自诩灯谜为中华八大国粹之一。窃以为:谜人有这种想法是好的,但灯谜毕竟与京剧、相声等艺术不可同日而语,尤其是在当前的形势下,小小灯谜根本难以承受如此之高的美誉。说白了,灯谜其实就是一种在工余饭后娱人娱己的文字游戏而已,在这种猜谜游戏中,只要制谜者和猜谜者都能享受到灯谜带来的快感则足矣。
 我进入“海上谜谭”QQ群后,就立即被群里的氛围所感染,海派灯谜代表人物更生老师虽著作等身、名声在外,却平易近人,无丝毫名家架子,常常在不经意间亮出一些亦庄亦谐,让人忍俊不禁的好谜;茂业兄古文功底深厚,所制灯谜典雅浑成,让人猜了赏心悦目;英獒兄更是群里的开心果,有他在,群里的气氛特别活跃、热闹,他不但制谜多、快、好,而且猜起谜来也是一把好手,还有育珉、煜明、修荣、文元、传福、同钦、蓓文等诸位师友均是群里的常客,也屡屡有佳构登场,在此不一一赘述。
 我前些年辞去公职,专事“收藏类”文章写作,迄今也有300余万文字发表于各地报刊,虽没大富大贵,却也衣食无忧。作为自由撰稿人,能自由支配时间,故经常在写作之余,参加谜谭QQ群的猜谜活动。在这里,没有都市的喧嚣,没有名利的角逐;没有老板,也没用打工仔,人人都是主人翁,个个畅所欲言,尽情享受灯谜给予的快乐,这一切,是我原先三十年工作期间从未有过的感觉。我蓦然想起过去曾有这么一种说法,说灯谜在古代是供文人士大夫玩赏的文字游戏。现在我确实也有了这种感觉,试想一个整日里为一日三餐奔波的人,如何会有闲情逸致来玩赏灯谜呢?灯谜,给我的生活带来了欢乐。
 我爱灯谜,我喜欢灯谜爱好者这个新的称谓,我更爱“海上谜谭”。
阅读次数:2247
“同字异解”的灯谜(附图)
佳谜评析
南翔灯谜赛散记
海上猜谜记
南翔杯小记
战上海
场外笔猜记
射谜南翔镇,情迷长三角
上海“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赛题赏析两篇
期待下一次“海风”吹起的时候
含英咀华谜南翔
坎坷笔猜路(二)
“南翔杯”灯谜邀请赛有感
谜评一则
佳谜简评
谜•缘
饶有趣味的“叠字灯谜”
犍为方言佳谜赏析一则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项行)
在“南翔杯”长三角地区灯谜邀请赛开幕式上的发言稿(刘茂业)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