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1月27日
星期六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灵箫阁谜话初集(下)
发表日期:2006-10-26 09:37:16
 谢云声 著

隐《礼记》则有:“软玉温香”,射“柔其肉”;“未语人前先腼腆”,射“羞以含桃”;“今日个嫩蕊犹含粉脸羞”,射“桃始华”;“金莲蹴损牡丹芽,玉簪儿抓住荼蘼架”,射“行则有枝叶”。此亦旖旎风光,流露于字里行间。射者固非多情人,亦未必能如是之体贴入微也。
隐《左传》则有:“拜倒莲钩下”,射“稽首受弓”;“泥郎搔借玉葱尖”,射“袒而示之背”;“青春却喜破瓜时”,射“女乐二人”;“ 只这脚踪儿将心事传”,射“言以足志,文以足言”;“他日香闺传盛事,镜台先拜女门生”,射“昏而传”;“一笺情泪红犹湿,满纸春愁墨未干”,射“信内多怨”;“云髻半偏新睡觉,花冠不整下堂来”,射“起请夫环”;“欲别牵郎衣,问郎到何处”,射“夫袪犹在,女其行乎 ”。于小品中寓有旖旎之词,亦佳制也。
隐四书则有:“六寸圆肤光緻緻”,射“足以有容也”;“一骑红尘妃子笑”,射“行必果”;“梦中多少风流事”,射“我知也夫”(解铃);“佳婿难得,但得如峤”,射“夫子温良”;“刬袜步香阶,手提金履鞋”,射“由周而来”;“粉光深紫腻,肉色退红娇”,射“好色富贵 ”;“邀人傅脂粉,不自着罗衣”,射“无施劳”;“不意天壤之间有王郎”,射“鄙夫”。
隐四书则有:“我每有所思见乡则忘解”,射“引而不发”;“草痕细拂湘裙皱,宝屧穿花窄一钩”,射“谓武,尽美矣”;“采绿微沾花露滑,踏青犹剩燕泥香”,射“谓武,尽美矣”;“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 ”,射“涕出而女于吴”(解铃、卷帘);“妾容可比花容好,郎道不如花窈窕”,射“降一等,逞颜色”。此亦旖语动人,自是佳制。
古文一类,则有:“红楼遥指是儿家”,射“此其所以为子房欤”;“此步步莲花也”,射“行为金”;“早是脸儿上扑堆着可憎,更那堪心儿里埋没着聪明”,射“秀外而慧中”。
隐古人则有:“花落水流红”,射“朱浮”;“轻减了小腰围”,射“瘠环”;“我为女子,薄命如斯;君是丈夫,负心如此”,射古人二“霍启、李十”;“隐约画帘前,三寸凌波玉笋尖”,射“武丁”。更冶情绮思,佳谜也!
至以诗句为底,艳词为面,更细腻熨贴,情景俱到,特录之以供同好。如:“待月西厢下”,射“夜深还过女墙来 ”;“妾发初覆额”,射“卷上珠帘总不如”;“辜负香衾事早朝”,射“不宿听金鑰”;“黄土陇中,女儿薄命”,射“总是玉关情”;“盈盈年十五,不肯嫁王昌”,射“小姑居处本无郎”;“以一指按女额曰:可惜”,射“片云头上黑”;“自怜命薄,生适阉寺,投奔椓人,是以悲耳”,射“借问汉宫谁得似”;“所幸小红初嫁了,不然啼损马樱花”,射“○○白石烂 ”。
隐《西厢》则有:“却嫌脂粉污颜色”,射“脸儿上扑堆著可憎”;“为小郎解围 ”,射“谢小姐贤达”;“你不合临去也回头望”,射“怎凝眸”;“窥臣三年,至今未许也”,射“不要东墙”;“借问汉宫谁得似,可怜飞燕倚新妆”,射“比旧时肥瘦”。 
六才谜如:“画里幽容 含远黛,雨中荷粉褪深红”,射“眉儿是浅浅描,脸儿是淡淡妆”;“便逢薄怒犹堪爱,何况嫣然送盼时”,射“宜嗔宜喜”;“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射“怕动弹”;“量来新月还形窄,裹尽春云更觉宽”,射“金莲小”。亦殊入妙。
隐蒙经则有:“三千宠爱在一身”,射“贵以专”。隐《诗品》则有:“与我那可憎才门儿相向”,射“流莺比邻”;“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射“御之以终,神存富贵”。隐《千字文》则有:“红叶题诗寄阿谁”,射“顾答审详”。隐志目则有:“枝小不堪攀折取,黄鹂飞上力难紧”,射“细柳”。隐曲牌则有:“笑嚼红绒唾碧窗”,射“绣停针”;“便是云山几万重”,射“红窗听”;“金莲蹴损牡丹芽”,射“莺踏花”;“临去秋波那一转”射“眼儿媚”。此皆瑶想琼思,不类挟有晦气者。
隐曲牌则有:“宝玉听了赞叹了几声”,射“惜红衣”;“邀人傅脂粉,不自着罗衣”,射“西子妆慢”;“只摘下蹴向鞋尖,又散满身香雪”,射“滚绣球”;“钗头懒戴应嫌重,手里闲抛却好看”,射“滚绣球”。隐药名则有:“娇滴滴越显红白”,射“粉丹皮”。隐泊号则有:“步步生莲花”,射“一丈青”。隐书名则有:“妆罢低声问夫婿”,射“容成阴道”。隐石人则有:“何时盗人履子去,怪道足冰冷也”,射“尤三姐”。隐一字则有:“花衬鳳头湾”,射“芄”字;“但愿化为蝴蝶去裙边”,射“蹴”字。隐《诗品》则有:“天生丽质难自弃,一朝选在君王侧”,射“真体内充”。隐《尔雅》则有:“指尖犹带檀郎唾”,射“箕斗之间汉津也”;“肌理细腻淑且均”,射“肉好若一谓之环 ”。隐戏目则有:“俏丫鬟抱屈夭风流”,射“芙蓉结果”锦心慧口,都饶风味。
藏头诗(即隐冠格),此亦谜中之别开生面者。除马步瀛以诗词为谜面,底射《诗品》外,复见日本女士兰畹所作离合两首,隐“秋夜偶成”题句,亦隽秀可喜,并录于此:
(读法)
木扉掩后意逾清,
青简开时眼益明。
月上满庭初皎皎,
交枝竹影乱纵横。
 
(读法)
木叶半林霜气清,
青苔满岸水痕明。
月光光里砧声急,
心字未消烟尚横。
 
谜之名目,自古迄今,言人人殊,究无可考。或曰文虎,或曰廋辞,或曰灯谜。兹据胡寄尘之《游戏文体考源》分论《谜目考略》,稍得梗概,然不过以理揣之耳。
灯谜:
谜者,隐语也。灯谜者,以其征人猜射也。多粘之灯上,故曰灯谜。
文虎:
灯谜又谓之文虎,“文虎”二字,不知何解。或谓如虎之不易射,是为一说。或谓“虎”当作虍;虍者,虎文也,象其文章屈曲也。盖制谜语者之心思屈曲,亦如虎文焉,故曰文虎,是亦一说。或又谓初制者,皆单词片语,当时又独角虎之号,后遂省称曰“文虎”,是又一说。
灯虎:
灯虎者,取灯谜、文虎二名而合成之者也。
商灯:
灯谜亦称商灯,商灯二字,不知何解。或曰,取有待商量之意。
廋辞:
灯谜亦称廋辞,廋辞甚古,实即比兴、寓言之类,于今日灯谜实不相同,不过借用之耳。
春灯:
灯谜又曰春灯,大概“春灯谜”三字省称也。春灯者,元宵之灯也。(按:此三字,阮大铖取以为传奇之名。)
近今制谜家,益灵心百出,妙想天开。小嫏嬛仙馆主人,曾以戏谜征射,录之足为茶余酒后之谈资者。如:“小尼姑年方二八,被师父削去了头发”,(射铎目)“娇娃皈佛”;“谁想我临老又带着些儿残疾”,(射泊号)“病尉迟”;“端的阿颜浓爱长,月夜花朝真享受”,(射古人)“杨得意”;“君方盛年,何故弹此无妻之曲”,(射铎目)“雉媒”;“褛衣五爪,金带垂腰,果然是一品当朝”,(射石人)“王和荣”;“司徒不改初心,小姐你的意见如何?”(射志目)“布商”;“恁道是一夜夫妻百夜恩,试问恁三生石上可有良缘分”,(射铎目)“虎痴”;“只要你献金银,我保你戴金花”,(射志目)“刘全”;“姐姐你身子乏了,将息片时,小生去了”,(射志目二)“柳秀才梦别”。
江都孙凤翔,别字笃山,著有《惜今轩说谜》,尝言:“面用成语为佳,惟佳面多被前人用尽,不得不出于结撰。但词须雅驯,即用俚言鄙事,亦须俗不伤雅。”余窃以为不然。夫四书五经、百家诸子,可为谜面者何止亿万,诚如风月之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亦何患乎少天衣无缝之佳制耳。又曰:“尝论谜面宜增损成语,以求合拍,亦是一法。但不得与原文事理相背。”此话略称。至论:“长面,或用诗词,前人多有之,但嫌闲字太多,若能丝丝入扣,便算佳制。短面虽两三字无妨,若底亦只用两三字,板板相扣,便索然无味。”旨哉斯言。
晚近制谜,面上不当有别解,然吾人往往有之,亦见求佳面之难,然须一气贯注方佳。若虽用成语,而意分几橛,勉强与符字相扣,读之不能成文,言之不能成理。殊非合作也。
谜面谜底,贵以雅驯。故王逸庵先生尝以《雅正刊谜品注案》之第二,其词云:
文人韵事,无不可为。读书万卷,酌酒一卮。吐属风雅,谈笑生姿。堂堂之阵,正正之旗。不鄙不俗,无二无疑。诗余史剩,如是得之。
进而细味其注释,则犹可洞胸明腑。大意谓谜有南北二派,有书意,有外意(外意即江湖派)。江湖派,间有命意新颖,搭语活脱者。偶尔醒疲,未必尽无可取,但多欠雅驯。荐绅先生难言之。如《橐园谜话》载有“主人颠了,抢去乔二姑爷尿壶 ”,(唐诗)“东风不与周郎便”,殊不值识者一噱。
谜格之多,前面已述之详矣.盖不如是,不足以见作者之奇心巧思也.余读《麟斋笔记》,见其纵论灯谜格式,颇知三昧此中。即就其引流水格之“柳絮因风起”射“桃花尽日随流水”,“流水”二字,指流水格也。又引停云格之“柳絮”射“桃花流水渺然去”。 “流水格”一读,“渺然”二字除去,只剩“桃花”二字以配“柳絮”而已。此与《橐园春灯话》之:“女子阴”射四子二句“君子也,无君子”,“畫稿”射四子二句“孔子行,孔子没”,“晋人有冯妇者”射四子二句“叶公问孔子于子路,子路不对”;唐薇卿 《谜拾》亦以“湖目”射聊目二“荷花三娘子、封三娘”;又引近人以“子过矣”射四书人名二“公孙衍、公孙丑”。同一例者。虽曰奇特,然究非正格,只可偶一为之,供游戏可耳。
画有白描,诗亦有之,灯谜亦然。用典之谜,反较易射于无典者,盖知其本,即可揭其条矣。白描之谜,专尚心思,非息心静气,则不能猜。余尚记为挚友陈子配真题其《无尽藏盦谜存》四首之一绝句云“漫道雕虫终小计,弥纶导窍费穷思。苟非别具精灵性,任是多才也罔知。”此所谓博学之人未必皆能知谜也。
物类隐谜语,佳者诚不易觏。余偶展莳花簃选本古阶平(铭猷)《谜话》,见其所选鸟兽花草谜,多半属于精粹。禽名如以:“求我庶士,迨其谓之”,射“情急了”;“磨刀霍霍向猪羊”,射“姊归”;“得马何喜,失马何忧”,射“信天翁”;“东涂西抹”,射“漫画”;“主人有言”,射“东道白”;“所仗惟天”,射“凭宵”;“不如归去”,射“休留”;“河上乎逍遥”,射“游波”;“御沟”,射“帝渠”;“羑里”,射“幽昌”;“而谋动干戈于邦内”,射“寇雉”;“五月披裘”,射“寒皋”;“亦为方百里也”,射“同同”;“比龙子也”,射“决云儿”;“我爱其礼”,射“商羊”。兽名如以:“五柳居”,射“陶里”;“夫人将启之”,射“款段”;“白驹维挚”,射“马留”;“七十里”,射“伯都”;“梨枣为灾”,射“果然”花名如以:“不匿厥指”,射“露甲”;“非人力也”,射“尽天工”;“百世之师”,射“傅延年”;“既富矣”,射“卫足”;“攻无不克,战无不取”,射“都胜”;“嵇侍中血勿浣也”射“御衣红”;“舜之子亦不肖”,射“丹若”;“十千为耦”,射“万连”草名如以:“故烧高烛照红妆”,射“却睡”;“四皓隐商山”,射“寿潜”;“降而生商”,射“燕胎”;“送君南浦”,射“江离”;“解衣换酒”,射“沽脱”。其浑成皆如此。
余所制谜不甚多,佳者亦寡。但余所抱制谜之主旨,则重典雅,不事雕琢为贵,句中如稍有违拗者,宁弃而不用。其用天然成面者,如“水村山郭酒旗风”,射(四子)“远之则有望”;“直抵黄龙府与诸君痛饮耳”,射(《诗经》)“我姑酌彼金罍”;“此鞋是妾下体所着,弄之足寄思慕”,射(逸诗 )“招我以弓 ”;“登轼而望之,曰:可矣”,射(《诗经》)“言观其旗”;“有连山,有归藏”,射(《易经》)“或出或处”;“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射(《礼记》)“婚定而晨省”;“臣有息女,愿为箕帚妾”,射(《左传》)“献以雉”;“睹妆在臂,香在衣,泪珠荧荧然,犹在席也 ”,射(《左传》)“崔明未奔”;“爰举义旗,以请妖孽”,射(《左传》)“报武氏之乱也”; “负书担囊,形容枯槁,面目黧黑”,射(《左传》)“季子来归”;“先遣小姑尝”,射(《三字经》)“商有汤”;“豆在釜中泣”,射(词牌)“哭相思”;“妾固疑世间无此佳人”,射(古文目)“爱莲说”;“人面桃花相映红”,射(古人二)“丹朱、颜般”;“影徒随我身”,射(名驹)“照夜白”;“欲得贤如伯鸾”,射(虫别名)“慕光”;“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射(《西厢》)“怕动弹”;“得无金丸惧”,亦射“怕动弹”;“黎明即起,洒扫庭除”射(《西厢》)“收拾得早”。
《聊斋》目录,取为谜材极多,然欲求其能面底恰切者不易。余偶制一二,尚不敢自谓佳构。如:“舟摇摇以轻扬”射“快刀”;“已而甘食其土,以尽吾齿 ”射“豢蛇 、顾生”。
吾厦之能谜者,尚不乏人。曾闻李师绣伊言:黄琼林(庭五)有“扊扅妇”,射(《孔子家语》)“奚其适归 ”;林甡(雁汀)有“匈奴王”,射(四子)“左右皆曰贤”;刘崇文有“谨封升启”,射(六才)“信口开合”;吕春沂(式古)有“商均、季釐,弗见经传”,射(四子)“不肖者不及也”;白景屋(梅云)有“赫”,射“赤之适齐也”;林安(少怀)(云声按:少怀即林桂舟先生之侄。)有“闵其苗之不长”,射(志目)“念秧”;吴尚(海英)有“乐子无知”,射(四子)“暴未有以对也”等谜可能存诵者。余则莫可追忆矣。
余原拟与吾师李绣伊(禧)先生及蔡文鹏、许文渊二前辈合刻一谜集,要李师为谜集命名,久而不得,后李师乃将自身退出,以余与许蔡三人共一集,称为《文虎》,盖以余原名文龙,合以文渊、文鹏二前辈之名,非“文虎”而何?是亦有趣已。
闻吾闽陈伯潜(弢闇 )阁学,文章经济,卓绝一时,官京都日久,未闻作谜,而猜谜颇入妙。田东方巳卯出灯,阁学与王可章殿撰昆季同在灯下。“久旱逢甘雨”隐“岁星大荒落”一条为阁学所揭,举座咸谓猜作并佳,一时传为韵事。
以《千家诗》七言作里者,如薛绍芳“老妓惯伤春”射“门外无人问落花”,“小寡妇半掩门”射“一枕清凉一扇风”,饶有奇趣。以七言《千家诗》作面者,如子衡太史之“青草池塘独听蛙”射(《诗经》)“约之阁阁”,周子谦之“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射(果名)“贾平章”外,不甚多见。余亦以“诗思沉浮樯影里”射(《三字经》)“三百载”。刻鹄画虎,难免贻人之讥诮也。
浙江钱南扬先生,编有《谜史》,由广州国立中山大学民俗学会出版.余久闻其名,未聆其教.十八年秋,始从友人沈春晖(士晦)先生之介,得悉其与沈先生同事江苏松江县立中学掌教,欣喜莫名。并闻对于民俗学一门,尤喜搜集研究,与余志趣可谓同调。余读其《谜史》后,本欲有所请益,只以事冗未果。谈谜至此,因略记其所及者:
(一)谜语溯源 在黄帝时代已有
《谜史》所载谜之溯源 自春秋时代。殊不知较始春秋时代,在黄帝梦驱羊事已兆之矣。(参考《廿四史•史记•五帝本纪第一》)余题陈君佩真所著谜集,故有“传闻黄帝梦驱羊,麦麴羊裘已滥觞”之句。
(二)关于谜语书籍种种
谜书一类,历历可数。兹编所引,除钱南扬先生《谜史》所纪者不提,余悉依余家藏书本所记载者,作一谜语书目考于后:
《灯谜源流考》
窃名编纂。姓名、居里未详。
按:此书列入《古今文艺丛书》之一。《文艺丛书》系上海广益书局出版,《慧观室谜话》亦同列为丛书。
《群珠集》
韩英麟辑。英麟,字振轩,同昌人。
按:此书为《古今讔语集成》之第一集,听月楼镌板。内容分《易经》、《尚书》、《诗经》、《礼记》、《春秋》、四书、《周礼》、《左传》、韩文、《庄子》、诗序、古人名、美人名、词调名、曲调名、《西厢》、地名、官名、药名、鸟名、一字等目次。
《玉荷隐语》
按:是书为画谜本之首出者,撰者姓名内容,参见本谜话前节。
以上两种,钱先生虽举而未见,故为补述于此。他如《十五家妙契同岑集谜选合刻》,钱先生亦脱引三书目:
《师竹斋谜稿》
吴毓春撰。毓春,字雨轩,历城人。
《涤性山房谜稿》
韩芸谷撰。芸谷,同昌人,振轩之尊甫也。
《亦嚣嚣堂谜稿》
古铭猷撰。铭猷,字阶平,粤东人。
按:《亦嚣嚣堂谜稿》外,尚有:
《谜话》四卷
列为《晨风阁丛书》甲集,莳花簃选本,余手边仅存一、二两卷而已。
《廋辞》一卷
杨小湄撰。小湄,字崿谷,里居未详。
按:此卷与《谜史》所举者不同。卷首有盈才由(婴甫)《围炉新话》及撰者例言。撰者作品则另标目为《作嫁衣裳斋隐语》。
《谜格释略》一卷
张郁庭撰。
《廋辞百格》一卷
王式文撰。
《增广讔格释例》 一卷
韩振轩撰。
以上三种,皆讨论谜格书籍。
《艳体谜选》一卷
韩振轩辑。
按:此书专以艳语绮言为谜面,较之经史,尤多风致。卷首附梦花馆主序文,并辑者自序、例言各一篇。
《小嫏嬛仙馆谜语》四集
韩振轩撰。
《小嫏嬛仙馆谜话》四集
韩振轩撰。
《讔语集成》四卷
韩振轩撰。
《谜目大成》□卷(已出第一集)
韩振轩辑。
按:此书在韩子卒后,始由其夫人(王芳若)、乃妹(韩希昭)诠次付印。卷首附载韩子去世前三日亲题一文:“编辑谜目,检书为烦,前贤患之。每有编纂,意在省略,不免简陋。兹不自揣,三五年来甫成百余种。然一人之精力有限,诸目之范围无穷。本拟编一最有价值之完全谜目,柰二竖纠缠,恐不能待,聊书稿端,冀有同志者赓续焉。其有纰漏,来哲匡诸。麟书于病榻。”卒时适在民十四年(乙丑) 九月初四日,年甫弱冠尔。余挽以诗,只忆两首:“不堪重检当年影,累我辛酸涕泪多。他日倘从京兆去,嫏嬛仙馆忍行过。等身著作空余子,卓越奇才早负名。应有遗书在人世,补亡端赖众公成。”呜呼,长才未竟,天靳其年。吾于韩子,能无悲矣!
《廋辞大观》二卷
韩振轩辑。
《长恨歌谜集》一卷
韩振轩辑。
《漱吟轩谜集》一卷
韩振轩辑。
《擢颖香馆谜集》一卷
胡树屏撰。树屏,字敩庠,京兆人。
《灯社嬉春集》上下两卷
杨坦园撰。坦园,别字蓬道人,籍湖南长沙。
按:是书分上下两卷,上卷标其目,下卷释其文,仿《玉荷隐语》体,别为十三类。内容有以四书面,猜四书句,约有百余条。是书并入《坦园丛书》之一。西泠印社寄售。
《吟翠轩谜稿》一卷
史久璋撰。久璋,字竹坪,宛平人。
按:此书后经山阴陈家璧(梦珍)选刊,共有谜语一百三十八条。面、底各标一叶,体式仿《十五家妙契同岑集》。
《隐语汇编》
清无名氏编。
 按:此书与《谜史》所引《十四家谜选》略有出入,兹举余家所存者于下:《馀香室谜稿》(沽上紫宇氏编)、《西峰书室谜稿》(信都李春湖制)、《三友书屋谜稿》(佚名)、《筛月轩谜稿》(佚名)、《正谊山房谜稿》(大兴贾奎垣集)、《吞云仙庐谜稿》(燕山辛泽贤春海甫集)、《还读书屋谜稿》(上谷聂聘三氏续集)等卷。
《仙掌轩谜剩》一卷
清·许宗岳撰。宗岳,字文渊,思明人。
《棣华馆谜集》一卷
清·周殿修撰。殿修,字梅史,思明人。
《小兰雪堂谜集》一卷
清·王步蟾撰。步蟾,字柱庭,一字金波,思明人。
《师竹山房谜稿》一卷
清·林嵩龄撰。嵩龄,字景松,思明人。
《碧云山馆谜稿》一卷
连城璧撰。城璧字珍如,思明人。
《昧古斋谜稿》一卷
蔡戊撰。戊字维中,籍思明。
《无一轩谜稿》一卷
袁中岳撰。中岳,字申甫,汀州人。
《月樵山房谜稿》一卷
孙维钧撰。维钧,字秉国,思明人。
《浣香草堂谜稿》一卷
高峻撰。峻字叔崧,同安人。
《逸颠山馆谜稿》一卷
林安撰。安字少怀,晋江人。
《古钱轩谜稿》一卷
柯荣试撰。荣试,字硕士,别号璞园,思明人。
《爱莲书室谜稿》一卷
柯徵庸撰。徵庸,字伯行,思明人。
《森轩谜稿》一卷
柯徵协撰。徵协,字伯昭,思明人。
按:柯氏一家皆以善制谜著,如硕士师之两世兄徵远(伯耀)、徵燠(伯煌),从侄伯行、伯昭四君是已。
《锦江林画中隐语》上下两卷
林沛撰。沛,字桂舟,泉州蚶江人。
按:是书上卷谜画、谜语兼半,下卷专为谜语,近千条。由厦门萃经堂出版。尚有:
《过腊井里山房谜稿》一卷
《锦林谜存》一卷
按:两种皆未刻。
《觉盦隐语》一卷
《梦梅华仙馆谜语》一卷
按:上举两书,皆思明李禧(绣伊)先生撰。
《纫兰斋谜稿》一卷
陈培撰。培,字厚菴,思明人。
按:陈厚菴先生,首创厦门萃新谜社,极为努力,并辑有《萃新社谜稿》四卷。(未刻)
《静心书室谜稿》一卷
陈仁撰。仁,字万臻,思明人。
《长寿书房谜稿》一卷
胡复一撰。复一,字葭生,思明人。
《无逸书屋谜稿》一卷
高世雍撰。世雍,字熙宇,皖南人。
《种玉轩谜稿》一卷
庄重华撰。重华,字舜同,惠安人。
《邀月山房谜稿》一卷
陈友三撰。友三,字梦松,思明人。
《听秋山房谜稿》一卷
李之华撰。之华,字实秋,龙溪人。
《留种园谜稿》一卷
卢文启撰。文启,字蔚其,籍台南。
《留种别墅谜稿》一卷
卢心启撰。心启,字乃沃,籍台南。
按:乃沃先生与蔚其先生为昆仲。
《无尽藏盦谜存》一卷
陈佩真撰。
《春灯新谜合刻》二卷
王均卿、周至德撰。
按:此书系上海广益书局出版。
《谜选》一卷
北平隐秀社、学馀社合选。
《扫闲斋谜选》一卷
李鸣秋辑。鸣秋,号伴菊居士,北平人。
按:由北平绮窗社刊行。
《潜厂谜语集》一卷
武陵郑逸(菊瘦)与长白傅志青(镜澄)伉俪合制。
《北平射虎社谜集》二十六册
张味鲈、金子乾、张郁庭、顾竹侯、薛少卿、彭作桢、佟春霆、杨仲宣、俞赞侯、徐绍泉、祥瑞年、萧渭侯、王逸安、范艮心、李茀田、孔庆镕 、张桂午、孙笃山、叶肖斋、王海秋、伍汉槎、韩少衡、马则民、王登甫、徐培宣、祁甘荼、鲁虔齐、兆西林、高阆仙、刘剑侯、李成伯、张密之、汤公亮、陈冕亚等合编。
《谜品注案》一卷
孙笃山撰。(籍贯见《北平射虎社刊》)
《谜选》一卷
寅君辑。里居未详。
《春山染翰楼谜剩》一卷
蔡抟撰。抟,字文鹏,籍同安。
按:是稿经李绣伊先生汇辑成册,现稿藏李先生家。(未刻)
《棣华馆谜语二集》一卷
周殿薰撰。殿薰,字墨史,思明人。与殿修为昆仲。
上举诸书,皆经余过眼者始言之,其散见于杂志报章,不成专著者,容续集补述,盖不如是,则举不胜举也。
厦门在前本无谜社团体,至光绪甲寅二月,陈君厚菴乃集诸友共二十余人,组织一谜社,命名曰“萃新谜社”。至是以往,每月设场一次,规诸社友于临场时,各书谜三十条,互相分射,谓之内猜。如逢佳节或纪念日,贴红奉教,不分内外,人人均可射覆,谓之外猜。又诸社友中佥议灯谜,乃奥妙之物,为期不久,恐有间断,特设补救一法,以初期备猜囊二三个,主场者,将是夜自出数百谜中,任书一谜纳诸囊,(按:是谜须与灯牌上所书之相同)会开场时,以猜囊粘于灯牌上,令社友猜射。譬如有人猜中,主场者乃揭是囊,于众人观之,即命门外大放爆竹,一时人声与鼓声,大闹一场,鼓掌称贺。越日将谜囊敬备全酒筵,中杂文房四宝之类,前导以鼓乐,并制一缎旗,刺“果然夺得锦标归”七字,送之彼家,彼则欣欣然受之,下期发还猜囊时,亦如前法,由此循环不已,延至今日,尚在轮行中耳。

谜话的话
谜是什么东西,要分析它,非万言不能详尽,在这小小的文中,从哪里说起?不说。现在所说的是,我和谢君云声少时对于谜的研究的起因,也就是这书所从而产生的原故。
我和谢君相识,是在十五岁的那一年。他大我一岁,正在思民中学校里念书,而我已经辍学了。那时候我天天到他家的住家巷口的一间小画店看画,他放学回来,也一定到画店里去,因为他的字从小就写得很好,那画店常常要他去写字。同时,还有个画店主人的朋友王君朝栋,也在哪里相识。
三个人相识了以后,没有一天不见面,也没有一天不谈起谜来。因为那几年中,厦门的秘风盛极一时,爱好者且结有谜社,我和王谢二君,也就受着他们的影响。到后来,更张起胆子,共同在国语学校悬了一天灯。这番的尝试,可算是有趣极了!那猜谜的人们,都是老师硕儒,不以我们小子为不可教,竟惠然肯来。这一回,谢君所做的谜最多,谜条的字也都是他写的。
至此以后,我和谢君二人越发有趣,每岁至少悬灯一两天。王君因投身商场,只经过两回的合作,且在几个月前去世了。他的遗稿已无处搜寻,从我记忆中所留的,仅有这几条:
有待(打四书)(解铃)上好礼
结朋(打古文)年月不开
尚不知足(打《左传》)姜氏何厌之有
孤羊何曰一群(打《三字经》)上致君
其余都记不得了。
如今王君死了,只剩下这小之又小的纪念品。至于我呢,虽有一千多条的旧作,可是没有意思去理它,而谢君竟将十年来的研究,写成谜话出版了。
我记得民十五的时候,顾颉刚先生到厦门大学国学研究院,我曾给他一封信,说我将编写《谜的研究》一书,到现在,书没有写成一页,而钱南扬先生的《谜史》,又先我出世,颉刚先生且替他做一篇序。
我以为古今谜书,最富有研究性的,要推张味鲈先生的《橐园春灯话》、钱南扬先生的《谜史》和谢君这集的《灵箫阁谜话》了。然而《谜话》是可以不负整个研究的责任,《谜史》也只注重于史的方面。于是,我觉得《谜的研究》一书,有再写的需要,而这三部书,却可供给我许多材料。
说也惭愧,十年前的话,到现在还没有实现,现在的话,要到几时才能实现?要答复这个问题,那须问我的环境了。但是谢君这《谜话》的出版,至少总有些鼓励促进的力量。
十九年四月二十日,陈佩真写于厦门中山公园之南。


阅读次数:7324
《清稗类钞》谜话辑录
“俗谜”溯源
谜话·上(古阶平)
灯猜丛话
棣萼室谈虎
拆字辑闻
谈虎百则(下)
谈虎百则(上)
谜语一斑
省庐文虎研究
顾竹侯灯窗漫录
谈虎偶录(下)
谈虎偶录(上)
纸醉庐春灯百话(卷下)
纸醉庐春灯百话(卷上)
心向往斋谜话(下)
心向往斋谜话(中)
心向往斋谜话(上)
增广隐格释例(3)
《新民晚报·今宵灯谜》集(1988年)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