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省庐文虎研究
发表日期:2009-07-08 08:54:52
                                台湾台南谢国文撰

    文艺属一部分之灯虎,曰文虎,曰商灯,曰廋词,曰隐语,曰独脚虎,欲史学之评论,非短小篇幅所得罄陈,今就经验大略,揭于报端,与同志商榷作嬉春谈助。
    夫灯谜之启人智慧及为一般人嗜好,为读书人之娱乐文艺,世已周知。儿童有儿童谜,成人有成人谜,其深浅不同,其启智凑趣一也。顾读书人之谜,重在成面(即书句及以外一切成语为谜文);此非多读书,多学识,实不容易。鄙意以为,欲刊刻汇集成书,固当严选,若悬灯则惟求平稳妥贴,勿陷鄙夷形秽,结撰何妨。若一一求成面,则作者虽有其人,射者亦甚少数,终成为一种贵族文艺,不能博采兼收,普求同志。故主张五经四书为主者,予反对之。盖有清三百年来,于灯谜发达较昔为盛,所有自然成句可扣合者,殆前人占尽。如俞太史《灯谜大观》、张起南《橐园春灯话》、与夫编集众妙之《春谜大观》、上海《文虎》半月刊、北平射虎社等,可谓叹观止矣。欲求诸谜书外,别觅新成语扣合,殊非易易。间有一二伧父,恒欺负人不读书,窃以为己物,而杂生硬杜撰之谜条,文意不通,美丑毕呈,亦何苦耳?予以为此等蓝本,剽窃成面,终逊面底扣合,文章平顺之白描作品,还是自己肚里搜出来者,虽非可传之作,终觉得诚实研究之文艺家。况一时欲提供百十条,假系平凡之作,除文理不通外,犹可谅焉。学养未到,而喜嵌成面者,藉非剿袭,然亦最易模棱肤泛,所谓谁知尔脚指动,此类是也。
    橐园云:“谜无论何种名物,何种体格,总以确切为主,否则误人神思,殊属罪过。”成面无意剿袭而雷同者,时或有之,然此不过一二条,断未有数十条一时雷同者。故作谜者,必广阅谜书,可以增见识,而亦避雷同。民国二十年(日昭和六年)夏秋之间,《三六九小报》雅堂先生主稿,第五回文虎待射,“岘山遗爱”射《左传》“畴昔之羊子为政 ”,去年由王省三君,借得《文虎》半月刊,中亦此谜,可谓暗合。假使非大名鼎鼎史学家连雅堂先生,而为数加至十条以上,则虽确非剿袭,谁其信之。数月前,予以“習”字为谜底,欲拟一成面。忆十年前旅江户,畏友蔡式穀先生雅好《史记》、《古文》、《韩非》,恒论秦政刘项事,谓始皇南巡时,驾临此地,仪从车马甚盛,刘季见之说:“嗟乎,大丈夫当如此矣。”次游会稽山,项羽见之道:“彼可取而代也。”予欲以此语扣之,即習字拆开为羽之告白,久而忘记代之,恐系孙策坐大之大字,迟疑未决,转询两谜友,皆云不知,后索诸《史记》始悟。
    去年十月间,万华黄文虎先生下南时,值予悬灯之夜,高雄陈决琳君打“诩”字,继为庄子维君打“習”字揭去。越数旬,偶由《春谜大观》发现此谜雷同,因未敢录登《民报》拙谜稿中。又有一条“挥毫落纸如云烟”射植物“书带草”,曩在黄氏送别灯谜会上为林紫珊君揭去,归来问文虎氏,此谜曾否与古谜雷同。盖黄氏之随笔,所注释今古谜数千条,见识丰富。答道:“古谜系醒余草,打书带草则不知。”然至今私犹未敢确信为独创己有。张起南《橐园春灯话》中,亦有与人暗合者,彼自谓弃之未为减色,终觉介介于怀。然张在辰州,人称“谜圣”,自十岁则能猜谜,数十年间,作谜万计,仅数十条之暗合,而地不同,时不同,可博得世人信服。
    馀如学作谜而不知谜格,便尔轻率下笔:有专事说明,不求别解者;有用小说不经为典实者;有用别字兼秽语者;有雕饰谜面者 ,而与谜底漠不相关者;有底意只扣合半数,而强摭成语者;有连谜面亦谐声者;有底意表现已足而滥加名物,使人迷离难捉者。区区文赛,真挚切磋,虚心探讨,尚乏其俦。间有珠宝珍藏,待价而沽,缘腾挪砚田膏火,以抵虎条奖费,雅不愿为,故多兴“射虎容易纵虎难”之叹。谜虽小道末技,究非具有别才博识,且心灵手敏者,终乏佳制可观。赵云石先生云:“《春灯新谜合刻》有用‘柳夫人’扣合一‘是’字,殊为未妥。又多用格,支离灭裂,近今制谜家欲翻新意,愈趋纤巧,标格重叠,毋令解人难索乎?”予谓《合刻》中同此法有十多条,如:“诗为柳姬特地吟”(系铃),射四书“于是始兴发”;又“柳姬故里”(蕉心),射四书“是乡原也”;又“柳姬比德仅宣家”,射四书“若是乎贤者之无益于国也”;又“柳夫人入清受封”,射四书“则是不明也”;又“柳姬一死全家产”,射四书“是故财聚”;又“柳姬告穷”,射《诗经》“我是用急”;又“柳姬挥霍无储蓄”,同射《诗经》“是用不集”。又用“受之”(钱谦益之字),射“是”字者亦有之,如:“我应受之”(上楼格),射《左传》“必嫁是”;又“中山比柳姬”,同射《左传》“是乃狼也”。又“杨爱本诗人”,同射“是以为赋”(柳如是本为杨爱);“应把柳姬方管仲”,同射“鲍叔受之”;又“为柳姬虚席待三商”, 同射“左则受之,以至于昏”;又“柳姬赋催妆诗,采壮腾汉,韵协敲金”,同射“是谓凤凰于飞,和鸣锵锵”;又“柳姬殉家难,影响全国不小”,射宋文“是大有功于名教也”。诸如此类,据谜友吴鸡林氏考《青楼诗话》,谓柳姬本名杨爱,原名“是”,后改号“如是”。若此,则是字可扣。然而,阅晋江谢云声《灵箫阁谜话》,曾指摘此书,有“老母惯行刺”,射四子“堂高数仞 ”,连用掉首、系铃、燕尾三格,为“高堂数刃人”割裂不堪。
    《橐园春灯话》云:卷帘较为正题,他如解带、加冠、纳履、落帽、脱靴,偶一用之耳。后自忖客秋曾制一谜,为陈延龄君揭去:“护兵偏袒”,射四子“鲁平公将出”,连用四格(落帽、卷帘、系铃、求凰),为“出将公平”,是较前谜尤糟。今后誓不再此类坏货上陈列场矣。
    曩在席上闲谈,黄南鸣先生云:“灯谜与文艺究属小品,而黄文虎氏倾注心力,从事研钻,诚为奇特。”黄荣樁先生云:“乐此者孜孜不倦,遑计其他,如小报中赘仙,自晨至夜,枵腹犹不觉饥饿,人生所谓趣味生活者。”真见道之言也。然而吾台诗社满百,能作诗者最少有二千人,欲求能猜谜,且善制谜者,恐无二百人。台南欲组织谜社,惟邓大聪君最高兴热心,而除有学力、有趣味乏时间功夫者外,不出十名。青年学子咸勃勃鏖诗,而不喜研究灯谜,是范围太广。四书五经,未曾读过居多,况《聊斋》、《西厢》、《左传》、《古文(观止)》、《水浒传》、《红楼梦》、古人名、地名、动植物名、成语俚谚,近且取《燕山外史》、《少嵒赋》、“随园尺牍”为谜底。青年词客,大多由《古唐诗合解》、《香草笺》、《幼学琼林》、《千家诗》入手,诗词多,文言少,故皆视为广泛难学。以上范围,施之于今日中国青年,犹为难能,而况文学粗浅之台湾,诚毋怪乎青年裹足不前也。
    莘莘学子,则皆从事创作新小说或白话诗,视此为老朽杂货铺,以为猜谜是娱乐,毋乃欺人,绞脑筋,劳心思,争及音乐、跳舞、运动、观剧之娱乐耶?若说用巧斗智,何不从事弈棋易解之为愈乎?殊难引人入胜。综合种种理由,故予于客岁三月初旬,对《新民报》社主办灯谜大会之感想,主张作谜须变通办法,向新方面辟门径,方适合时也。经书不过十分之一二,择报纸上刊载之常识名物有其共通性者为谜材,可图普通,则所谓平民的文艺也。十二月初旬,台湾《新民报》所刊拙作《谐声俗语谜》,固知置诸高级文艺中,全失价值。然较诸台湾歌剧曲词,性质虽不同,自觉不甚颓落,而况粤报常刊广东的白话曲词,他省人皆不得了解者。拙谜尚有许多谚语乏适当字面可表,只限研究未周,徒呼负责。然而究勘实用吾人白话,终不失台湾人面目,何惭愧之有?闻有同音,若不合解说意无可通之面,犹踌躇乏硬扯强牵之勇气,由是暂置缺漏不表。
    谜之研究,虽不及诗歌浩瀚无穷,欲求作品传,裒然成集,颇非易事。次之仅求称心惬意,堪许雅致,达文艺水平线上,亦须有夙慧,兼数年间阅历,内外场体验,才知此中消息。揣摩谜面布置及推敲如何?与谜底关照如何?质言之灯谜乃数理德文艺,不容恣为加减,亦不得过于呆滞。第一要熟读书籍,博览强记。第二要广阅谜书,善于联想。第三要行文洗练,令丝丝入扣,虽回互其辞,尤不宜晦涩。余则个中人,自知心领神会耳。具体的北方谜话,请俟异日稍有见地,搜集谜材,考核评识,当再披沥乞同好赐教焉。

                           (原载台湾《新民报》民国二十四年一月十七至二十日)
阅读次数:4739
《清稗类钞》谜话辑录
“俗谜”溯源
谜话·上(古阶平)
灯猜丛话
棣萼室谈虎
拆字辑闻
谈虎百则(下)
谈虎百则(上)
谜语一斑
省庐文虎研究
顾竹侯灯窗漫录
谈虎偶录(下)
谈虎偶录(上)
纸醉庐春灯百话(卷下)
纸醉庐春灯百话(卷上)
心向往斋谜话(下)
心向往斋谜话(中)
心向往斋谜话(上)
增广隐格释例(3)
《新民晚报·今宵灯谜》集(1988年)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