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8日
星期一
| 首页 | 谜坛 | 灯谜 | 谜话 | 文献 | 图照 |
心向往斋谜话(中)
发表日期:2008-12-16 09:13:32
可可居发轫之初,其室如斗,结构是一不波画舫。酒人鱼贯而来,生涯颇不落寞。主人忽谋迁地,遂致亏折其母金。于是另觅蜗庐,地仅三弓,安置茶灶,亦差可悬灯猜谜地也。署名曰“惜余春”,蝶簋鱼羹,饶有风味。其内助亦能具馔,颇有络秀之风。吾师臧雪溪太史尝赠以诗云:
两间矮屋且容身,
除却驼翁俗了人。
写上青帘太凄绝,
销魂三字惜余春。
夫金尽囊空,寸阴是竞,我亦为之扼腕。花扑玉缸酒,香偏不外溢,故一般俗客往往过门不入,并不知此中有醉乡也。
惜余春酒客,如高锡九、马趾仁、李种薁、汪景韩等,亦即为同时之社友。十年来先后异物,蒲柳之姿,望秋先零,黄垆之痛,乌能已已。惟想到百年以后,无少长俱是古人。《兰亭序》云:“一死生为虚诞,齐彭殇为妄作”,诚慨乎其言之。
高锡九、马趾仁两君,为书中之蠹,盖同一食古不化者。所制谜则浪费笔墨,所猜谜则唐丧津唾。碌碌半生,无一而可。虽欲降格以求,亦难入青钱之选也。
李种薁尊翁号鸣九,,其兄号伯雨,一门三杰,均以射虎称雄。惟著作虽富,互有高下。“诸葛三君龙、虎、狗”, 薁推为人中龙,其父兄为虎与狗尔。
汪景韩生平潦倒,不修边幅,坐冷一毡,几于儒丐合传。所商之社,多系抑塞磊落语。某君尝有一虞初上人谜,射市贴,汪猜中首,七六日侘傺无聊,竟成语谶,宜其不永于天年也。
值社之主人翁,初入社时,必自谦其辞曰“豆腐社”,豆腐为来其俗称,言其嫩而宜于咀嚼也。比及久之无人可以问鼎,于是咸称其社为“冻豆腐”,盖以豆腐经冻凝结,等于铁石也。
社之为人揭晓,则其缺处为河岸之决口,众人精神专注,屡经补隙,至再至三,不免为人所洞穿。于是必取《尔雅》与《周礼》等书之切脚,以故意难人,。将军虽勇猛,到此无用武之地矣。
花园巷严善人家,于元夕有张灯之举,余先期得闻消息,爰即秣马厉兵,预备夺昆仑而归。即至当场,则一灯若尺许长,上悬谜十条,多半诸子百家,余仅博取其“如君得宠”射《庄子》一句——“见似人者而喜矣”,其他则望洋兴叹。虽欲重整旗鼓,而余勇不可贾矣。
真州阮文达公之嫡孙,有排行十三者,人咸以“阮十三”称之,经余之暇,喜撰隐语。余时肄业于阮氏家塾,惟牙牙学语,不足等大雅之堂。阮尝于其家庙及文选楼放社。当社之日,有一谜曰:“今朝出社是何人”射韵目一个,经人射出,则“十三阮”也。余后纳交于哲嗣,所闻如是。文达公夫人孔氏,与余同辈行,余不敢与阮氏子论姻娅也。
阮文达公予告归里,卜居旧城福寿庭时,门外有一疯僧,口中念念有词,曰:“一个人,两只眼”。如是往复念之,众皆莫名其故,惟公似有所感触,将重要金石书画,运往他处收藏,未几而宅第忽罹火劫。“个人两眼”,其即 “火”字哑谜欤。又《扬州营志》内载:新城缎子街一带铺户,每于晚间发见黑人在屋上跳跃往来,或疑是窃贼,执梃捕之,旋复不见。有人曰:“此‘熊’也,‘熊’为‘能火’,祝融氏将税驾而来耶?”未几,其地果成焦土。熊字下四点从火,非猜谜杜家不能知其中微妙也。
江君后淹说一画谜,颇为深奥:上画一柏树,其下有石两方,上加绿点,射一玩物。历次悬挂,均未有人道破。后阅数年之久,始为人猜出,乃“一付骰子”也。骰子每颗廿一点,以六乘之,则得“一百二十六点”也。
扬城之东,曰龙川乡,人称仙女镇。余数过其地,惟有两次游踪兴致勃勃,未尝须臾忘之。一次应吴子仲容之招,偕往者七人。时正秋季,菊花盛开,一望无际,渊明三径有过之无不及也。余等昼则于其延秋亭聚饮,拈题赋诗,夜则联床于洒墨山房。倦游而返,途中有知之者咸指而目之曰:“此吴氏南园不速之客,均冶春后社之词人也。”又一次为正月七日,该镇特开春社,余闻而见猎心喜,与二三知己出郭门,策疲驴,鞭丝帽影,招摇过市。至其处,为禹王宫,余等共射中三十余条,每条均系灯彩。归途则得意春风,无异乎夺得锦标归也。
《隐林》一书,计分四卷,除各家隐书外,则有《史隐》,自上古至元明,糜不具备。另载二十四格,谜选载如下:“梨花格”取纯白之意,题里全写白字。“扬子江头杨柳春”,射晋人名“殷洪乔”(别为:阴红桥)。“雪帽格”一名“皓首”,题里第一字写白。“一枝红杏出墙来”,射官名二,“员外、探花”(“员”字别为“园”字)。“玉颈格”一名“粉颈”,题里第二字写白。“八家皆私百亩”,射四书一句,“齐景公田”(“景”字别为“井”字)。“素心格”一名“玉带”,题里中字写白。“绣课”,射《易经》一句,“女子贞不字”(“贞”字别为“针”字)。“鹤膝格”题里下面第二字写白。“耳无闻”,射《史记》二句,“吾观老子,其犹龙乎 ”(“龙”字别为“聋”字)。“粉底格”一名“立雪”,题里末一字写白。“议论使人绝倒”,射四书“此之谓大孝 ”(“孝”字别为“笑”字)。“围棋格”黑白间半。“荐卷”,射《易经》一句,“默而成之”(“默、成”二字别为“墨、呈”两字)。“卷帘格”题里自下而上。“红颜未老恩先断”,射四书一句,“寡人好色”(别为“色好人寡”)。“系铃格”题里有字加圈读。“登坛而拜,一军皆惊”,射《左传》一句,“将信将疑”(两“将” 字均别虚为实)。“解铃格”题里有一字去圈读。“梨园子弟白发新”,射四书二句 ,“于戏!前王不忘”(“于戏”读作本字)。“落帽格”减题里之首字。“如伋去,君谁与守”,射四书一句,为“君子思不出其位”(落去“君”字)。“脱靴格”减去里之末字。“将回廊绕遍”,射汉人名“周亞夫”(脱去“夫”字 )。“解带格”一名“缠腰”,减题里之中字。“道遇虬髯客”,射唐诗一句,“紫陌红尘拂面来”(撇去中间“尘”字)。“正冠格”题里连上文末一字 。“发愤忘食”,射四书一句,“(学)不至于谷”。“纳履格”题里连下文一字。“笔则笔,削则削”,射四书一句,“春秋(修)”。“藏珠格”题里中添一字。“五才子先六才子出”,射《诗经》一句,“率西(厢)水浒”。“登楼格”一名“掉尾”,移题里之末字作首字。“绿衣诗何意也”,射四书一句,“骄其妻妾”(读作:妾骄其妻)。“垂柳格”一名“埋头”,移题里之首字作末字。“扬子太元经”,射四书一句,“草莽之臣”(读作:莽之臣草)。“鸦髻格”题里上一字,分两字读。“先遣小姑尝”,射《列子》一句 ,“如探汤”(读作:女口探汤)。“燕尾格”题里下一字分两字读。“其旨如布帛菽粟”,射《书》篇目“伊训”(读作:伊川言)。“徐妃格”题里之字去偏旁,如徐妃半面妆也。“两鬓还是当年”,射六才子一句,“惺惺惜惺惺”(读作:星星昔星星)。“曹娥格”一名“碎锦”,题里字字分拆。 “后羿射天”,射唐人名一,“张旭”(读作:弓长九日)。“螺旋格”里可作题面再射。“刘阮到天台”,射六才子一句,“我谁想这里遇神仙”;再射六才子一句,“人间天上”。“鸳鸯格”一名“蝴蝶”,题里有一对字与题面对。“彼抑塞其难通”,射唐诗一句,“对此踌躇不能去 ”。其书为三衢郑永禧(纬臣)所编,彼附识有云:按顾禄《清嘉录》载有二十四格之名,与此小异,以时尚有递变,未能与古悉合也。
字谜难于包括,故其面多系长言,且不免于烘托之处。如鲍照《字谜》三首,“井”字谜云:“二形一体,四支八头,四八一八,飞泉仰流”。“土”字谜云:“乾之一九,只立无偶;坤之二六。宛然双宿”。“龟”字谜云:“头如刀,尾如钩,中央横广,四角六抽。右面负两刃,左边双属牛”。同社汤公亮先生亦有字谜二则,仿前人游戏之作,爰录如下。其一曰:“我有个字你猜猜,二十三笔写下来,还有八十一笔连在后,猜着便是通秀才。”乃一“基”字谜也。其一曰:“前路十分恢廓,第别字宜留心,入后紧接下文,却有十二分巧妙,题虽一字,而能剖析言之,遂觉秀韵天成,有目共赏。”乃一“填”字谜,填字分开为“十一真”,在韵目中,则“灰”字下而“文”字上也。作者固甚难,而猜者亦不易也。
《北史》龙武欻忆旧谜云:“眠则同眠,起则同起,贪如犲狼,赃不入己。”王禧解之曰:“此是眼也。”而龙武谓之是“箸”。相传前人有题“箸”诗两首,亦可作谜观也。昔刘基初见明太祖。问:“能诗乎?”基曰:“儒者末事,何谓不能?”时帝方食,指所用斑竹箸使赋之,基应声曰:“一对湘江玉并看,二妃曾洒泪痕斑。”帝颦蹙曰:“秀才气味。”基曰:“未也,汉家四百年天下,尽在留侯一借间。”帝大悦,恨相见晚。又朱淑真能诗,一方伯延入衙,以妾陪之,嘱饭时令题“箸”。朱应声云:“两家娘子小身材,捏着腰儿脚便开。若要尝中滋味好,除非伸出舌头来。”双关妙句,聪颖可人。然两副面目各有不同也。
咏物之句,亦须不粘不脱,如初写《黄庭》,刚刚恰好,斯为合作。《十五家》中之《师竹斋》有“团案”谜云:“良缘本由天定,身儿相挨,肩儿相并,好似圆满月当空,鬓边斜亸一色红。引得人举目攒观,神魂不定,这故事出在何经,有人说是《千字文》,有人说是《百家姓》。”又有无名氏咏“小考题目牌”,调寄【一剪梅】云:“高脚长身粉面妆,不为才郎,却为才郎。长长短短两三行,此已惊慌,彼亦惊慌。    摇摇摆摆下厅堂,才过西廊,又到东廊。遮遮掩掩倚檐旁,你也思量,我也思量。”科举时代之物,已成明日黄花。当时老师宿儒脑筋中尚印有如此国粹,自兹以往,谁复知团案与题目牌为何物耶。
仪征何述庭先生云:“扬州商家于某岁大比之年,曾出一谜曰:‘家兄登虎榜,舍弟跃龙门,就是小区区,也是蟾宫月窟人。不会猜的猜到明年二月,会猜的猜到明日清晨。’语意关合科场,射一字,赠物颇丰厚。经人射出,乃一‘卯’字。”调侃科举中人不少也。
袁简《斋小仓山房》诗有云:“六房如水吏抄书”,书吏于案牍劳形之余,不但橐笔佣书,且有能撰诗谜者。以余所闻,则固不乏其人也。淮南总局清书王子臣,其谜有足观者。王生平搜罗诸家之谜成为一巨册,累数千条。余与其哲嗣旡生先生同馆舍,为文字交。尝请观其先人之秘笈,卒以蹉跎未克寓目,至今犹憾憾焉。仅闻先生述一谜,以“千金田土”射一姓氏,则“鍾离”也。
又有许永泉,亦淮盐末吏,温文尔雅,类似积学书生,盖其幼年就傅,而中岁辍学。酷嗜谜语,闻有放社之期,虽风雨未尝茧足。其制谜亦有心得,如:“默念心经一卷”,射常言,为“咽喉子里拜忏”;“体操教员喊一二口令”,射六才“数着他脚步儿行”。惜墨如金,名下询无虚士也。
同社黄省斋茂才,原籍粤东,寄居邗上,赘于甘泉俞氏,遂家焉。余尝与之共作课艺,见其文华实并茂,词赋亦具有根柢。晚年忽然颓废,四肢疲痹不良于行,辗转床第十余载。余曾过其病榻,药炉茶灶,无复生人乐趣,未几归道山去。兹择录其当时佳谜,以广流传,则英灵于以不泯矣。“非非想”,射《诗经》“反是不思”;“是耶非耶”,射四子“父不父”;“楚江撒网 ”,射市声“罗汉鱼”;“亲朋无恙”,射唐诗(卷帘格),“多病故人疏”;“财似春潮带雨来”,射古人“钱若水”;“六一堂作消寒会”,射书名“平山冷燕”;“诗话一篇哀痛煞”,射文言“吴头楚尾”;“古梅半横添花瓣”,射一字,为“梧”字;“曹操特倩下书者”,射六才“瞒着鱼雁”;“金为火化,火生土,土又生金”射市声“元宝灰卖钱”。以上数则,吉光片羽,吾友之聪明财力,于此略见一斑。
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正宜及时行乐,须富贵何时,故春秋佳日,莫教放过。昔日甘泉陈雨芹部郎捷南宫后,即给假南旋,掌教广陵书院,居文选楼之西偏。闻部郎雅善制谜,典重高华,纯胎息于经籍。每当金吾不禁,则烧灯秉烛,其乐无极。惟所传均朝阳格,久之而散失殆尽矣。仅记其“人之多言亦可畏也”,射药名二,“防风、杜仲”。又部郎于新凉一味时,则仿“半闲堂”之故事,篱落呼灯,秋声四壁,以视浮沉。宦海中人,手版足靴,相去未可以道里计也。
郡城之东有流水桥,王鹤汀先生卜居处也,榜其庐曰“井南老屋”。其子小汀刻有《受辛词稿》,余犹及见之。其孙鹤孙与余居同里闬\\\\\\\,诗得家传,为人亦倜傥不羁也。
流水桥傍霓裳仙馆,诸名士结社与此,社中前辈姚曼生先生为余言之。并有仿竹枝体七绝四首,不知为何人手笔,每首均嵌俗语,虽姚君身当其时,亦不能一一详记之也。诗云:
曹李柯巴老少王,
聚成一局号霓裳。
偏逢伧父开茶馆,
挂社由来在聚芳。

霓裳仙馆社高排,
流水桥头臭断街。
还要教人须着想,
果然名誉压江淮。

独头陀救二莲台,
薄饮微醺吐出来。
朋扮神仙余扮鬼,
教人一世也难猜。

其中最好是呆巴,
社路原来又一家。
曾记一条无比句,
芙蓉怀契访桃花。
读其诗想见其人,董耻夫《竹枝》虽已绝响,尚未为《广陵散》也。
杜实夫与江育熙等另结一社,号葫芦山馆,杜精于歧黄,以悬壶为生活。江善丹青,为五台山防营书记。两人之谜均一空依傍,颇能独出心裁。杜之谜云:“试院煎茶”,射四子“校人烹之”;“宰我”,射《左传》“是杀余也”;“为地室而悬焉”,射时宪书“纳音属土”;“大破赤眉于崤底”,射药名“覆盆子”。江之谜有调寄【黄莺儿】一阕云:“北货也精工。纸团花,染嫩红,不辞千里穿街弄。行得从容,摇得叮咚,白婆红女都惊动。乐无穷,非关糊口,临老入花丛。”射一职业,为“卖京花者”。江又有为人题菊花诗云:
索画登时有画,
此花开后无花。
一拳秀石便为佳,
不肯寄人篱下。
诗亦颇觉闲雅,且见其人之身分云。
杜乐夫,为实夫之次子,医术与谜语均有父风。其谜云:“皇孙”,射《礼记》“谓之君子之子”;“片纸只字不准带入场屋”,射六才“只许心儿空想”。猜诗谜的杜家,其即若人之俦欤。
谜之源流,随风气为转移,从前习举子业,专尚经史子集,维新以来,注重学校,科学教科书等借以供制谜之材料。好事者花样翻新,争趋于新文化,举童而习之旧国粹 ,均束之高阁矣。所有注脚,无非新名词及科学名词,甚至用法律名词,顽固之旧脑筋见之辄作申申詈,殊不值一笑也。
余曾用国文中“君驱既壮,而羽复泽”作谜面,射蒙经“曰雅颂”,为某教员射得,有老先生茫然不解其意,大呼“坏社,坏社!”忿忿而去矣。”
人情厌故喜新,而矜奇炫异。时俗有老鸦语者,某君制为谜底,大都皆庸恶陋劣,不甚佳妙。余记忆有“白大嘴”射“本色咧口者 ”,即“不来”之转音也。昔时梅花书院月课于制艺后,例有试帖一首,有“不知秋思在谁家”诗题,得家字。其肄业生固滑稽者流,诗中嵌老鸦语两句曰:“蚁碧婆娑树,鹅黄豆蔻花。”掌教莫明其妙,爱其对仗工稳,加以套圈如玉连环焉。
鼎革以后,戎马倥偬,余以一介书生,滥竽备数,军书旁午以外,则以拈题赋诗为排日计。其下榻处为两淮盐运使署之题襟馆,尝于雪天登假山,得谜二则。曰:“一片两片三四片”,射韵目“十药”;“飞入梅花寻不见”,射药品“雅片”。今则尘海劳劳,诗酒琴棋书画花,已消磨殆尽矣。
谜有取本地风光,而当面如来,不可失之交臂。余于值社日有谜曰:“诸公到此何为?”射新名词“社会”;孙笃山有谜曰:“社友”,射常言“不打不相识”;高芸生有谜曰:“清晨皆嫩社”,射常言“早上皮包水”(此言余未之前闻,乃扬俗早间吃茶,谓之早上皮包水。更有晚间洗浴,谓之晚上水包皮也)。
满清时代,科第最盛,士子入场屋必怀挟,笥箧中书籍充牣,重累百斤,如取如携,恬不为怪。乃社中人亦有累累然之夹袋,率以手摺录之,分门别类。其中昆目、词牌、诗品、宪书等,均汇为一册,如文料之触机者然,相习成风,亦不以为异也。
猜谜无一定之把握,由于门径各有不同,喊报时亦须面皮老厚,若一有腼腆之状,必受旁观之揶揄。某子,对于报社,猜得是则应“诺”,否则答以“再请教”三字。其言若甚恭,乃受之者倍觉其难堪焉。某公在任省长时,有末僚谒见,公与之语,未及答。公举茶碗曰:“老兄何其吝教也。”司阍喊“送客”,遂退。
商者取彼此商榷之意,,乃有社中之蠹,专恃耳聪目明,凡所见闻,即攘为己有,向社主人报之,扬扬有得色。此等举动,如于道路间拾取遗物焉。
吴让之先生《咏梅花诗》,每首包括一物,其稿为刘君舜臣遗失,余心不能无憾。既而刘有悔心,向敝麓中翻寻殆遍,始检得其抄本,仅有八十五首。余嘉刘之重视名誉,虽不能望原璧归赵,前嫌于以冰释矣。吴诗选录十首,全集留为他日付梓焉。其诗曰:
年年花放落残红,艳里浓妆蓦地空。
一点芳心香已散,陇头有约信先通。
(射一物“炮竹”)

几枝高耸畅幽怀,妆点梅梢烟雾埋。
赖有温香先透出,冲开花影焕天街。
(射一物“起火”)

一团和气暗香含,皮面还将翠色参。
幸有花开梅子落,声声听彻祝多男。
(射一物“百子炮”)

素性缘何爱惜梅,只因葭管已飞灰。
卷舒色向枝头变,自有和风淑气催。
(射一物“火纸筒”)

消受梅花几度经,枝枝瘦影也亭亭。
儿童错认梅梢月,满眼幽光炳若星。
(射一物“滴滴机”)

落魄江湖兴未阑,全凭收放任人看。
冰心铁骨群瞻仰,无限情牵一指弹。
(射一物“流星”)

红妆粉面一般同,忽向西来忽向东。
宁折不弯强项甚,此番傲骨欠玲珑。
(射一物“扳不倒”)

忽闻清响落香阶,韵出幽篁与俗谐。
牵引若无人力助,小门满闭岂开怀。
(射一物“地翁”)

红妆不觉带严威,儿辈携来兴欲飞。
恐怕春风吹满面,故教双眼入重围。
(射一物“鬼脸子”)

曾闻良木直从绳,脱却 尘埃得上乘。
聊借一番风送力,纤腰何患不能胜。
(射一物“秋千架”)
妙语双关,言中有物,此才岂可以斗石计耶。
吾师马伯梁先生,幼年好象戏,尊翁约束甚严,先生每日雇一人代为投子,先生从旁指导,翁虽瞥见则不在局中,可免庭训。尝有人告一“槖”字谜曰:“上士一将军,出将抽车,用左边砲,落右边相。”亦以投其所好也。
关于楸枰,每以“子路”二字帖括者。前人刻本中如:“棋盘街”,射四子“行之而不着焉”;“围棋盘里下象棋”,射四子“子路不对”;“故将浓墨画棋盘”,射四子“使子路反见之”;“复局不误一道”,射四子“子路,行行如也”;“臭棋”,射四子“子路有闻”;“公棋”,射四子“子路共之”。异喙同鸣,已成为数见不鲜矣。
江都书吏赵鲁封,亦朝阳社中之有数人物,七言短句亦犹是人耳,惟画谜为彼善于此。兹择其当时啧啧人口之作录之以饷来者。其一:周围画篱笆,内一美人伫立。后经射出,则“篱里丽立”四声。又一:画梧桐树下系一犬加以锁,旁一童子倚藤椅之侧。后经射出,则四子“无所苟而已矣”(别之为:无锁狗儿倚椅)。更有一画:萱花一朵,余无他物,印章上篆文为“虎头所画”。后经射出,则常言“故作疑难”(别之为:顾作宜男)。皆灵心独运,颇不与人同生活者也。
常言叠字之谜底,可以制为谜面者甚多,自孙君笃山开其先,踵而行之者亦有其人。兹特汇录如下:“翁之所言者,理也”,射“公公道道”;“此《谏逐客书》中语也”,射“斯斯文文”;“夫人庸才也”,射“太太平平”;“此五代”,射“父父子子”;“无言不雠”,射“唯唯否否”。更有曹娥格曰:“洛神湘妃,守贞湘兰”,射“婆婆妈妈”;“允许应诺,夏姬伏后”,射“哥哥姐姐”。连类及之,指不胜屈也。谜面连用重叠字者如:“雷轰轰而不雨,石叠叠而非山,路迢迢而不远,雪飘飘而不寒。”射一人事,则碾坊中之磨磨也。
各处方言不同,其市声亦互异。扬城之负贩,叫卖名目繁多,用以作谜底颇觉新奇。高芸生先生有“螳螂捕蝉,不顾其后”,射“黄雀算命”;孙笃山有“壮缪遇害,亦是定数”,射“关亡算命”。其他如:高之“张材家资内用空”,射“腊梅花了”;孙之“莲漏沉沉宝鸭寒”,射“夜来香了”;余之“也应攀折他人手”,射“杨柳枝儿了”。非久居郡城者,不能辨其声之妙处。吾师臧雪溪太史有咏市声一首,尤著特色。其诗曰:“门外市声哗,争鸣不一家。吾人资食用,若辈当生涯。爆竹沿街响, 春兰数朵花。豆浆晨后乳,薏粥晚来茶。入学糕名喜,充饥饼味夸。清明卖杨柳,端午闹枇杷。冒雨初生菌,迎凉渐有瓜。蔗梢肩上负,荷叶手中拿。唤菜原茭笋,呼葱实豆芽。篮才压菘荠,盆又撮鱼虾。夏日菱先老,秋风蟹乱爬。低称紫萝卜,高喊黑芝麻。梨美三冬熟,驴香五种加。冻蔬成贵品,灶饭插奇葩。凡此从方谚,聊为纪岁华。乡音尤易辨,蛮语更堪嗟。板击关亡故,铃提识鼓瘕。命皆凭雀喙,痛可止虫牙。来往踪无定,喧豗路几叉。番僧敲鼓铎,盲女唱琵琶。隐隐传深巷,丁丁过小车。乞号惊吠犬,童噪杂归鸦。寥落寒宵柝,凄清戍堞笳。桥西虽客少,白板一时挝。”吾师著作等身,久已寿诸梨枣,此其窥豹一斑也。
汪君二丘,为竹西后社之同社也,尝以骨牌三十二张,撰为七绝诗八首,颇为新颖,亦诗谜中之别开生面者。其诗曰:
一般心事两般愁(么二),地角天涯忆客游(么六)。
恨少巫山云一段(五六),六郎何事觅封侯(二四)。

无端梅杏共争妍(四五),琴为怀人理七弦(三四)。
辜负好春二三月(二三),浅红深绿忆缠绵(四六)。

一山六水恨重重(三六),盻睫双撑隔五峰(二五)。
芍药一枝开艳丽(么四),锦屏春色十分浓(四六)。

碧天遥望总无情(天牌),两地牵肠梦不成(地牌)。
深锁春闺人寂寂(人牌),孤灯相伴到三更(么三)。

栏杆十二掩重门(天牌),点点珠流拭泪痕(地牌)。
满院落花红未扫(人牌),一弯 眉月正黄昏(么三)。

黑甜乡亦十分酸(黑十),雁自飞飞兴自阑(长三)。
四壁无声悲独坐(板凳),金钱午夜卜平安(么五)。

长堤十里柳阴遮(黑十),燕剪随风对对斜(长三)。
遥计游人归半路(板凳),折梅先插一枝花(么五)。

连番绣虎意先痴(五六),三五佳期未有时(三五)。
八扇纱窗推两扇(二六),天边明月映迟迟(么六)。

社中人之资格当以深入显出为上乘,凡制谜之时,须将谜底盘旋与脑海,然后,谜面于无意得之,其虚处实处方无丝毫遗憾,如诗家之吟哦,殆亦有天籁焉。若其猜谜之时,亦须将谜面字字推敲,则谜底自跃然纸上。心心相印,息息相通,神而明之,存乎其人耳。
魏默深先生有云:“人有恒言曰才情,才生于情,未有无情而有才者也;人有恒言曰学问,未有学而不资于问者也。”凡属同社,互相观摩,交换智识,以彼之长补我之短,商之为义大矣哉。人各有能有不能,然此等造谊,非可语于离群索居而孤陋寡闻者
余当胜衣就传时即有猜谜之癖,每于吟于课毕与同学诸子互说旧谜,藉以排日。尝抄录一册,如“三人同日去观花”之类,多系浅近一派。其中亦有可取者,如:“先写了一撇,后写了一画”射“孕”字。又有“貝字欠二笔,不作目字猜”、“目字加二笔,不作貝字猜”,一则为“資”字,一则为“賀”字。当时未能了解,今则会心不在远也。有方君秀生,为酒阵诗坛中之宿将,尝为余说一谜,不知何人所撰,亦颇具心思。其谜曰:“上头去下头,下头去上头,两头去中间,中间去两头。”盖一“至”字谜也。
社中之五花八门,恒令人目眩神迷,谜底之狡狯尤出乎人之意外。如:“伯夷、夷逸”、“戴胜、戴不胜”、“牛成章、牛飞”、“小遮拦、没遮拦”、“十五咸、十五删”、“公孙丑、公孙衍”、“铁面孔目、没面目”、“荷花三娘子、封三娘”,以“逸”、“衍”、“删”、“封”等字为减字格也。
四书五经为髫龄之课本,方其举业时代,能琅琅诵之如流水者颇不一其人。真州经学家刘氏张侯、申叔两昆季,其记忆力颇强,虽《尔雅》、《周礼》等书,在社中背诵亦复滔滔不断,所谓看书如桶底脱是也。迨科举既废,两君复相继作古人,后之学者经书多束之高阁,等于敲门砖之委弃于地,若稗官野史则阅者固多,而能背者甚少。同社郭仁钦能记忆《西厢记》全部,自《惊艳》至《惊梦》无一字遗亡。每逢社期,同仁称之为“六才专家”,余亦以之作行秘书。然此君亦善于穿杨技,不同于有脚书厨也。
竹西后社鼎革以后,几同告朔之羊,所以能中兴者,则萧君霁渔推为元功。萧君为新学分子,而能留心于国粹,常在富春茶社张谜,余因此识荆,介绍其入社,订为每月举行一次,各制谜语,以十条为率,多多益善,鼓角相当,彼此对垒,用牙签刊以别号,就掣签之先后为次序。正月社期较多,或人日,或元宵皆可。其他:二月则花朝,三月则上巳,四月则浴佛日,五月则天中节,六月则荷花生日,七月则乞巧日,八月则中秋节,九月则重阳,十月则下元,十一月则月当头,十二月则腊八日,盖一年而周也。
社中人有以一月为社期,嫌其时间过长而不能久待者,于是加增消夏、消寒两会,每九日为一会期,此己未、庚申年为极盛之时,如日方中。过此以往,则夕阳虽好,渐近黄昏。然即此常会,余因咯血而不能扶病以往,盖缺课三次。甚矣,人生行乐之难也。
余行年五十,碌碌无闻,每逢揽揆之辰,则以廋辞自寿而兼飨同社,岁以为常。余生于辛未三月十四日,其印章镌有“辛未生”,更取吾家翁归之语录曰“季春之时得玩垂阳”刻作闲章,于社条中留雪泥鸿印焉。隅园之主人,为盱眙王公兰生,年八十有七,刻隐语四卷寿世。公崧辰以二月下旬,岁一称觞,藉联谜会。春光明媚,益以寿宇宏开,词坛高敞,标新领异,其欢忭为何如耶?余与公殆有同志,然犬马诞辰未能与龟鹤齐寿也。
后社之中流砥柱,除孙君笃山外,则为祁甘荼昆季。祁氏于谜,刻苦勤劬,与其他浮光掠影者有上下床之别。盖其天人俱到,伏案功深,余奉之为畏友。又因祁氏先容得附入北平射虎社,且纳交于韩少衡、陈冕亚诸子。会期亦每月一次,常会仅历二十余期,社事忽尔中辍,全稿由张君味鲈选订,至今未能付镌,殊可惜也。
北平射虎社创设于都中,其命名甚为恰当,盖取义于李广射虎中石,矢没棱中。广所居为右北平,以射虎著名,地以人传,于以不朽矣。说者谓今之虎而冠者,滔滔皆是不肖者,又为虎作伥,泰山之政苛于虎,恐射之不能尽其类矣
谜为文虎,其说由来已久,不知起于何时。或问何以称之为文虎?余曰有二说焉。《唐代丛书》载:“穆宗时有孙生与李生素善,李忽亡去,化为虎。孙以事道经华阴山下,忽遇一虎呼生,问:故人无恙?兼述己之为虎,口占七律二首赠生,大哭而去。”又,《三侬赘人广自序》云:“甲辰游富春山,登子陵钓处,因访桐君,见山门绝巇一白额虎坐瞷溪流,余与众客方侧行岩下,虎张爪竖尾,欲来扑人。众客噤战俯地,余拱手语之曰:‘山君、山君,闻声久矣,今日得瞻神采,幸无妨我去路。仆所携三寸弱管耳,当挥斥成长律奉献。’虎点首者三,一啸跳入丛莽。与众客越宿樵子之庐,燃灯疾书五排十六韵。天方曙,以诗焚故处,祝之曰:‘一言相赠,余不爽约,君有英神,能无印可乎?’是夜,梦虎头人来谢教,持鹿酒共酌,兴正酣,为役夫催起,乃惊失之。”若此二事,亦可谓之文虎矣。
北平同社选稿,征求题词,余曾撰七绝四首,附录于下。诗云:
当时荆棘卧铜驼,满目沧桑一刹那。
我亦天涯感沦落,岂惟燕赵共悲歌。(其一)

兴亡遮莫话渔樵,犹有清词慰寂寥。
一曲春灯歌燕子,也应回首梦南朝。(其二)

才人结习未能除,墨尚能磨砚不枯。
苍狗白衣多变幻,未来世事闷葫芦。(其三)

衰世文章坠劫灰,挥戈难挽日西颓。
百年故纸蝇钻惯,辜负雕龙射虎才。(其四)
感慨唏嘘流露于字里行间,于此可见矣。
    谜有用极长之谜面而射最短之底者。如以古文《喜雨亭记》中“官吏相与庆于庭,商贾相与歌于市,农夫相与忭于野”三句,而射词牌,为“快活三”;又有以《金楼子》引蔡邕言“忠臣不用,用臣不忠;善言不入,入言不善;罪人无刑,刑人无罪”六句而亦射词牌,为“字字双”。此等谜底已觉数见不鲜,余因此类推而得一长面孙诗樵《余墨偶谈》有赠别诗曰:“东边一株杨柳树,西边一株杨柳树,南边一株杨柳树,北边一株杨柳树。”射一字,为“楞”字,似觉出人意外也。
《秋雨盦》有“君子从来陋巷居……”四句,系射四子二句:“好人之所恶,恶人之所好”。乃付刊时,只刻“好惡”二字,殊令人费解,特为之校正焉。
“字字双”之谜底,当以刘张侯之“祭如在……”两句谜面为最足耐人寻味,其余则吾尤子可畏 改用“人人亲其亲,长其长”亦具有心思,若非刘之珠玉在前,则已属巧不可阶矣。社之妙处,在于本地风光,因时制宜。余尝于辛酉年阳历元旦,用“你过你的年,我过我的年”十字为面,后经同人揭出,乃“字字双”,于是咸拍掌叫绝也。
社中之赠彩,百出其奇,每每有所赠之物即为所射之物。某君用“宰我”射俗语,有人猜得乃“自刎一刀”,社主人持一洋刀奉赠,锋利异常,好颈项谁能砍之,为哑然失笑。尝闻有某君向盐商告贷,以手帕裹一匕首为要挟计,商呼仆役挞之,渠旋即遁去,遗帕于几。检视其物,乃一皂荚也。心思之巧,直驾荆轲而上之矣。又有以“纥”字射食物,比射出,为“乾丝半个”,茶博士奉社主命,捧呈其干丝焉。更有以“十分白水漫河栏”射一食物,迨射得之底,系“二加八清汤过桥”(为汤面之一种),恣以饱啖将军,不至负其腹也。
阅读次数:6616
《清稗类钞》谜话辑录
“俗谜”溯源
谜话·上(古阶平)
灯猜丛话
棣萼室谈虎
拆字辑闻
谈虎百则(下)
谈虎百则(上)
谜语一斑
省庐文虎研究
顾竹侯灯窗漫录
谈虎偶录(下)
谈虎偶录(上)
纸醉庐春灯百话(卷下)
纸醉庐春灯百话(卷上)
心向往斋谜话(下)
心向往斋谜话(中)
心向往斋谜话(上)
增广隐格释例(3)
《新民晚报·今宵灯谜》集(1988年)

海上谜谭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1-2012 SH-DENGM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07037912号